《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六章 都是假的!

「爸爸,您有沒有後悔,當年為了我壓下那件罪行……您有沒有後悔,您這麼愛我,而我卻辜負了您,我沒用……爸爸,您罵我,打我,不要離開我……」
厲馥儀一直安安靜靜的肚子又踢騰起來,好像孩子也在為姥爺的離世難過。
「您最放不下的就是我,我答應您,我會好好的,您放心的去找媽媽吧……」她顫抖的手再度撫上去,這次厲常松戀戀不捨看着門口的雙眼,終於閉上了。
厲馥儀將白布慢慢蓋好,再度放聲大哭,她真的錯太多了!
身後的門又被打開,一位素未謀面的老婦人被一個二十七、八的女子攙扶着走了進來。
厲馥儀哭得頭腦昏沉,吸了吸鼻子,懨懨的問道:「你們是……」走錯了嗎?
「這是鈞墨的媽媽,也就是你的婆婆。」不過,很快就不是了。年輕女子臉上掩不住的得意,昔日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也有這麼狼狽的一天!
看着厲馥儀梨花帶雨的容色,女子眼中嫉妒之色盡顯,不過很快又釋懷。再美又如何,還不是即將淪為棄婦!
楚鈞墨的媽媽?他不是說自己父母雙亡嗎!
厲馥儀紅腫着眼睛看向跟在她們後面進來楚鈞墨,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沒有否認。
她多想收回眼淚,在這些等着看笑話的人面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挺直脊樑。可是,可是……
淚水又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她淚眼婆娑的看着楚鈞墨。
爸爸,都是假的,他一開始就是騙我……
「什麼婆婆,我可高攀不起。」楚母輕蔑又厭惡的看着眼前的「兒媳」,她可從來沒有承認過。
見楚母目光放到床上,女子很有眼色的忙掀開白布。
厲馥儀驚叫着撲過去推開她們,「你們幹什麼?!」
怎麼可以對死者如此不敬!她急忙將爸爸的遺容掩上。爸爸都走了,為什麼他們還不放過!
本來還因為那女人的動作微微擰眉的楚鈞墨,在看到厲馥儀將自己母親推開後,兩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