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九章 他真是個好演員

在這個初夏的夜晚,他說出的話比寒冰還凍徹她的心扉。
楚鈞墨似乎看不得她一點好。過得舒服點都不行,有人對她釋放善意也不行。
厲馥儀雙手垂在身側,沒受傷的那隻手緊緊地握着。
是,她也的確不配誰對她好……
「這位先生,請你不要亂說,我沒別的意思!」
小醫生在面前男人冰冷的目光下,越發局促不安起來,但還是鼓足勇氣辯解。
厲馥儀苦笑,都是她的錯,她不該接受任何人的好意,她不配……
用力眨了眨酸澀的眼睛,重新把腳放到冰涼的地板上,再次鄭重的跟小醫生道謝。抱歉她不方便把拖鞋撿起來親手還給他。
楚鈞墨不由分說俯身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回去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參加你爸的葬禮。」
葬禮……才不到一天時間,她居然跟爸爸天人永隔。厲馥儀在心裏哀嘆着,閉眼靠在他的肩窩。沒有注意到男人因為她這個無比自然的舉動而有片刻的發愣。
曾經,這個懷抱是除了母親的子宮外,最讓她有安全感的地方了。
如果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夢,該多好。
她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回到七年前。
這麼想着,厲馥儀沉沉的睡了過去……
S城最大的殯儀館,一輛又一輛的豪車魚貫而入,皆是來參加曾經的本省巨富厲常松的葬禮。
無論生前如何風光,一朝跌落,就連葬禮都這麼倉促。
靈堂以白色為主調,正中掛着「福壽全歸」的橫匾。
這四個字,實在是諷刺得無以復加。這就是楚鈞墨明晃晃的惡意,嘲笑她的爸爸不得好死。
厲馥儀死命咬緊了唇,裝作看牌匾的樣子仰頭把眼淚逼了回去。
楚鈞墨,你到底要怎麼才夠,是不是只有我死了……
作為厲常松唯一的女兒,厲馥儀無疑是今天最受矚目的存在。
俗話說「要想俏,一身孝」,厲馥儀穿着素凈的喪服,及胸的黑髮簡單的扎了個麻花辮垂在右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