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3章 旁人不敢輕易靠近的位置

這一年,沈星爾20歲。
她出身富貴,家境殷實,但她卻並不是世俗眼光中那種優雅得體的千金名媛。
時值沈靖怡與陸擎恆的訂婚宴,四周皆是珠光寶氣,精心裝扮過的女子。
每一個人都在忙不迭地展示着自己的好身材。
唯有沈星爾,身上穿了一件純黑漆皮的長款束腰風衣,長及腳踝,露出一小節白皙的雪膚。
一頭烏亮的長髮,像極了那些在觀光旅遊雜誌中才能看到的,五官深邃立體的埃及豔后。
外貌已然那樣迷人漂亮,偏偏還有一雙美麗褐眸悠漩幽幽。
兩隻手偶爾瀟洒插於風衣口袋之中,颯颯生姿。
晏子羨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數秒,才篤定抬步,由沈牧禮等人引着他往客廳走去。
沈星爾慢悠悠走在人群的最後,目光長久地落在走在眾人前頭,那個看起來地位卓然的貴胄男子。
她有些看不明白。
今天分明是沈靖怡的訂婚宴,怎麼那個男人一出現,就瞬間主宰了周遭一切的人與事?
沈星爾隨大流一起走進溫暖的大屋。
一個轉眸,她隨即拋下所有人,往堆了香檳塔的角落走去。
一隻手還未觸到杯身,已經有男子將一個酒杯主動送了過來。
她抬頭,是陸擎恆。
就快是半個家人,總要給他幾分薄面,沈星爾從他手中接過酒。
陸擎恆雙手抱胸,側着眸睨她身上的黑色皮衣,輕聲取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偷穿了你爸爸的大風衣。」
沈星爾才懶得應酬他,抬手不耐煩地趕他:「回你未婚妻身旁去。」
陸擎恆不禁失笑。
城中所有漂亮的名門閨秀裏面,大約就屬沈星爾的脾氣最差。
他伸出手,揉亂了沈星爾的劉海,眼中分明染着幾縷清淺笑意,嘴巴卻是毒得很:「離靖怡遠一點,別帶壞了她。」
沈星爾輕嗤了一聲,鬼才理他。
她轉手又新拿了一杯酒。
一場熱鬧訂婚宴,周遭皆是成雙成對,笑意融融的陌生人。
不是不無聊的。
還不如回房間打一局遊戲,或是去夜店跳場熱舞來得爽快自在。
就在第3杯香檳落肚的時候,客廳中響起了悠揚的華爾茲樂曲聲。
沈靖怡終於在人群中找到了沈星爾。
她是這天晚上唯一穿着白紗裙的女子,時下流行的流蘇裙擺,幾乎開衩到大腿根部,若隱若現地展示着她驕人的好身材。
「星爾,趕緊的,所有人都在等着你領第一支舞呢。」
沈星爾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你的訂婚宴,我領什麼舞?」
「大伯的意思,讓你與晏先生跳首舞。」沈靖怡說:「他一直坐着不動,其他人根本不敢放鬆。」
「再這樣下去,我的訂婚宴可就全毀了……」
恰在這時,管家江淳也跑來找她:「大小姐,先生請您過去。」
整個拾星苑的人都知道,沈星爾平時個性叛逆,特立獨行,唯有在父親沈牧禮的面前,她乖巧又聽話。
果然,管家一提沈牧禮,沈星爾沒有再多說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