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4章 共舞,十指交纏

從小生在豪門世家之中,沈星爾當然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天真少女。
男人的身體輕貼着她,一隻大手緊握住她的雙手,十指交纏,放在胸前。
另外一隻手則霸道地環着她的腰。
這哪裡是在跳舞呢?
他如此親密地擁着她,貌似是連動都不願動一下了的。
沈星爾抬起頭,眸眼含笑嫵媚,唇角泛起一個極好看的弧度,凝着晏子羨,問:「晏先生喜歡我?」
大膽而坦白。
晏子羨捏了捏她蜷在自己掌心間的小手,眉宇間瀰漫著一層透明繾綣的熠熠光澤:「是我表現的還不夠明顯?」
男人的眼中笑意深深。
兩人面貼着面,站在一眾翩翩起舞的人當中。
彷彿今日訂婚宴的主角並不是沈靖怡和陸擎恆,而是她和晏子羨。
畫面美好的令周遭的賓客忍不住頻頻回顧。
沈星爾微微踮起了腳尖,讓自己往他身上貼得更近一些,沁人的果柚微香從空氣中幽幽地鑽進了男人的鼻間。
他眸色淡沉,無聲縱容着女孩這一刻的放肆。
「那可真是榮幸,」沈星爾笑意盈盈,語氣自然又隨意,「堂堂的璽城首富大佬能這樣看得起我,只要您能搞定我爸爸,我不介意今晚跟您回家。」
老牛氓,居然這樣沒皮沒臉,光明正大地吃着她的豆腐。
還真是把她沈星爾當成那些溫順乖巧,沒有脾氣的芭比娃娃了?!
反正她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就不信,他堂堂的璽城首富會如此明目張胆地不要臉。
可晏子羨是誰,他的心思又豈是沈星爾能輕易猜透的。
他深深地看了眼沈星爾,語氣痞痞的:「我看上的是你,搞你爸做什麼,我想的是誰你不是已經看出來了嘛。」
沈星爾俏臉一紅,論沒皮沒臉的變態屬性,她顯然不是晏子羨的對手。
然而,卻在這時,晏子羨的大掌捏了捏她粉**嫩的臉頰:「小姑娘家家可不能這般急色,倒也不用急着今晚就跟我回家,雖然我知我魅力難擋,但我還是更喜歡慢慢來。」
老男人矯情又變態的心思,實在無法對着沈星爾宣之於口。
畢竟還是要臉。
沈星爾就……挺無語的。
TM急色的那個人究竟是誰,大佬你心裏難道沒點AC數么?
偏偏晏子羨像是全然不知,還心情極好地帶着林棟離開了拾星苑。
沈家兄弟還想挽留晏子羨觀完訂婚儀式再走,卻不料他竟意味深長地對沈牧禮道:「來日方長。」
沈牧禮:……來人啊!救命啊!這位在璽城隻手遮天的金豬是要準備拱我家寶貝了?!
而沈靖怡和父親沈御誠的臉色卻同時悄無聲息地變了變。
就在晏子羨離開後不久,沈靖怡和陸擎恆的訂婚儀式正式開始了。
沈星爾站在父親沈牧禮的身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