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5章 惦記她,像是得了一場重感冒

山腳下,黑色的勞斯萊斯無聲地駛進朦朧夜雨之中。
林棟從後視鏡中看了男人一眼,輕喚了他一聲:「老闆?」
晏子羨眸色很淺,一雙清冽的眸散漫地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不知過了多久,他開了口:「我後悔了,我拒絕了小姑娘的邀請,她應該很傷心吧?」
林棟:「……應該,可能,不會吧……」
他話音剛落,忽然就覺得,開足暖氣的豪華車廂里,卻彷彿有絲絲寒意從四面八方湧來……
林棟連忙給自己找補回來:「不是……我是說沈小姐年輕臉皮薄,大約是覺得不好意思呢。」
后座,晏·真心癢難耐·子羨,頭正靠在真皮椅背上,雙眸輕闔着,輕哼了哼,懶得與同是單身狗的林棟計較。
畢竟晏大佬此刻的腦海里,滿滿皆是小女人在他眼前酒熏花醉,臉頰嫣紅的美麗樣子。
林棟心有餘悸地想,他跟着晏子羨多年,還從沒見老闆為了女人這般心浮氣躁過,今天不過是與人家親了親抱了抱,就這般耐不住寂寞了……
瞧BOSS這般悶騷高冷又毫無追女人經驗的樣子,這追女人的路只怕是路漫漫啊。
嘖嘖嘖。
林棟想像着那些畫面,就……唇角老是忍不住想要瘋狂上翹是怎麼回事?
一片沉靜中,晏子羨輕輕地吁了口氣。
這丫頭怎麼就那麼會勾人呢……
喉結無聲滾動,男人覺得身體滾燙得實在太難受了……
像是得了一場來勢洶洶的重感冒。
*
這一晚,沈星爾與程靜樂在酒吧一直玩到清晨時分,才意猶未盡地回到家。
她剛走到自己的卧室門口,就隱約聽到隔壁傳來沈御誠和沈靖怡父女的爭吵聲。
沈靖怡:「爸!二叔和沈星爾一定是一早就串通好的,他們毀了我精心籌備的訂婚宴,就是想要把我們趕出拾星苑!爸!我們究竟還要忍他們忍到什麼時候?!」
沈御誠:「是你自己沒有腦子,非要在訂婚宴前去惹沈星爾做什麼?!你現在還是先想想怎麼穩住擎恆,怎麼跟陸家解釋吧!若是因此影響了我們與陸家的關係,咱們才是真的麻煩。我警告你,沒事別再去招惹沈星爾,你小叔可不是他表面看起來那般儒雅溫和的,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搭上晏子羨的……」
沈星爾冷冷一笑,起身拉開房間的窗帘,望着室外明媚的秋色,忽然覺得心情大好。
她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剛換好衣服準備下去吃早飯,打開門,正巧看到從隔壁房間走出來的沈靖怡。
她看到沈星爾的那一刻,再也裝不出從前的親密無間,滿眼憤恨地瞪着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