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6章 獨一無二的玫瑰花

她轉身一邊啜泣一邊狂奔下樓,誰知腳下不慎滑了一下,整個人失去平衡,硬生生從二樓的轉角平台上跌到了一樓。
一聲尖銳的叫痛聲,很快響徹拾星苑。
客廳的傭人們聞聲跑過來的時候,淺白色的光亮地面上,已經有血色蜿蜒潺動:「堂小姐?!」
「快!快叫救護車!給兩位沈先生還有陸先生打電話!」
沈星爾聽到動靜走出來,正巧看到沈靖怡被擔架抬着出去。
一片喧嘩噪雜之間,沈靖怡正承受着劇痛的臉慢慢地抬了起來,朝着樓上的沈星爾遞去了一個冷漠刺骨的眼神。
「……」沈星爾眼中原本沉積的倦意一時間煙消雲散。她轉身回房,拿起包就迅速下了樓。
眼看着裝着沈靖怡的救護車就要離開,沈星爾幾個快步奔上前,全然不管周遭傭人和護士的制止,一把將流着血的沈靖怡給拎着下了救護車。
風中,女子的聲音那麼冷:「我開車送她去醫院,更快一點。」
沈靖怡心中大驚。驚得渾然忘記了身上刺骨的傷痛,拚命地掙扎着想要脫離沈星爾的控制。
女人高而尖細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沈星爾!你想做什麼?!你放我下來!」
沈星爾解鎖了車庫裡的一輛明黃色保時捷,開了車門,一把將沈靖怡甩在了副駕駛座上。
眼看着她猙獰着一張臉,想要逃,沈星爾隨手扯過安全帶,一圈圈地將她緊緊地困在座位上。
不遠處,眾人早已經嚇傻了眼。
那樣粗暴乖戾的行為,由一個妙齡又美麗的女子做來,實在是……
沈星爾發動車子,側眸懶懶地睨了一眼一旁狼狽又驚慌的沈靖怡:「你這麼怕死還敢這般一而再的挑釁我?」
沈靖怡面色煞白,早已經忘記了身上故意弄出來的傷痛,整個人嚇得眼淚直流:「星爾,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你……你放過我吧!」
沈星爾淡淡哼了一聲,猛地踩下了油門,明黃色的跑車風一般地躥進了風聲鶴唳的空氣中。
性能一流的頂級跑車,3秒已經可以加速至100以上。
沈星爾靈活地操控着方向盤,車子像火箭似地飛速穿梭在車流如潮的城市馬路上。
沈靖怡嚇得頻頻尖叫:「慢……慢一點!沈星爾,你這是要殺人嗎?!」
沈星爾輕哼了一聲,墨鏡下的美眸冷血得似百年冰霜:「你剛剛故意從二樓往下跌,難道不是為了尋死?」
「怎麼?我現在成全你,不好嗎?」
沈靖怡嚇得即刻噤了聲,為了自己的一條小命着想,她終於閉上了嘴,不再去惹惱沈星爾。
20分鐘後,車子終於駛進了醫院。
車子剛停下來,沈靖怡顫着雙手解開了安全帶,整個人踉踉蹌蹌地逃下車,還未挪幾步,就再也忍不住,扶着一棵樹,不管不顧地吐了起來。
被比自己小了3歲的沈星爾欺辱得如此狼狽不堪,沈靖怡此刻心中真正是嘔得半死。
但她已然深深切切地體會到了沈星爾慵懶恣意背後的暴戾和心機,她這才終於憶起了父親的叮囑,後悔自己不該沒有完全準備就輕易去挑釁沈星爾。
不遠處,沈星爾停好了車,剛走到醫院正門口,就看到陸擎恆朝着沈靖怡匆匆跑去,一把將未婚妻抱在懷裡,然後走進了門診部。
沈靖怡在男人懷裡嚇得瑟瑟發抖,唇色青紫一片。
半真半假,楚楚可憐。
在未婚夫的懷裡,沈靖怡的眼淚徹底決堤,無論他怎麼輕聲細語地哄,她就是抽泣着停不下來。
他倏爾轉身,目光如刀劍似地剮在了沈星爾的臉上。
好不容易哄着沈靖怡跟着護士進了治療室,陸擎恆腳步頓轉,大步流星地朝着沈星爾走去。
傾城暖陽下,她只穿了純白色的寬大休閑毛衣和一條緊身的九分褲,頭髮隨意梳成了鬆鬆垮垮的丸子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