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6章 獨一無二的玫瑰花(2)

>放浪不羈,卻依舊極具蠱惑力的漂亮女孩。
陸擎恆至今仍然記得,當年初次在拾星苑見到少女沈星爾的那一幕:
3月初,櫻花如粉雪綻放的花園裡,她懷裡抱着一隻黃白色胖花貓。
精緻立體的五官浸潤在深濃春光下。
陸擎恆一時幾乎驚艷到下巴落下來。
後來,也不知是誰在耳畔頻繁喚他的名字,陸擎恆這才好不容易靈魂歸竅,但他那一日卻長久地說不出話來。
永志難忘的心弛神盪。
時隔數年,拾星苑幾經翻新,那隻胖貓早已經死了,櫻花樹也因為太佔地方而移植他處。
惟有沈星爾的美麗,一年猶勝過一年。
但這些年陸擎恆心中一直很清楚,沈星爾的美麗從來都與他無關。
陸擎恆雙手插於褲袋中,走近她:「沈星爾,你真是個怪物。」
沈星爾背脊依靠着冷牆,沒有回頭看他。
「靖怡就算再驕縱任性,你也不該這樣嚇壞她,」陸擎恆淡淡望着她:「你很聰明,條件又比靖怡好了太多,你本可以將姿態放得更漂亮一些。」
沈星爾沒有反駁什麼,反正已經給了沈靖怡應該有的教訓,她無須再咄咄逼人。
她駕着車離開了醫院。
卻不知道,在她離開之後,沈牧禮和沈御誠趕到醫院,問及沈靖怡身上的傷患時,陸擎恆說:「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靖怡,害她不小心從樓梯上跌了下來。」
沈靖怡在陸擎恆的面前,一句話都不敢反駁。
*
這一天是周末,此刻時間尚早,沈星爾打電話給幾個好友,一群人浩浩蕩蕩去茶樓吃早茶。
一頓早茶一直從9點多吃到了12點,十幾個年輕人圍桌而坐,鬨笑打鬧,時間嗖地一下就過去了。
沈星爾笑盈盈,一邊與眾人討論着下午去哪裡續攤,一邊招來服務生買單。
剛付過錢,門口處走進來的一位儒雅清秀的男人。
正是晏子羨的特助林棟。
林棟的身後,浩浩蕩蕩跟着好幾個屬下,清一色的黑色正裝。
氣勢有些懾人,茶樓里許多客人都將目光戰戰兢兢地落在他們身上。
很快,茶樓經理聞訊而來,只見林棟側了側身,在經理耳邊說了些什麼。
經理頻頻頷首,目光下意識地望向不遠處正欲起身離開的沈星爾。
就在沈星爾準備與朋友們一起離開茶樓的時候,就見茶樓經理與一眾服務生一起,給在座所有的客人發起了玫瑰花。
那體態微胖的茶樓經理是直奔着沈星爾而來的。
他畢恭畢敬,將一個極精緻的透明禮盒遞到她面前。
沈星爾好奇接過:一個打着香檳色蝴蝶結的水晶玻璃罩,罩子下安靜盛放着一朵祖母綠色的玫瑰花。
身旁,有朋友驚艷驚呼:「這世上怎麼會有綠色的玫瑰花?真是見都沒見過。」
沈星爾見過。
小時候,她隨父母旅行,在某一年10月末的秋季,海拔abc 米的安第斯山上,整座山坡都會盛放這種漂亮得令人嘆為觀止的綠色玫瑰花。
那真是一段金子般珍貴的美好時光,柔軟笑意從她清麗的雙眸中緩緩傾瀉而出……
角落裡,林棟接通了晏子羨的視頻電話。
晏子羨垂眸望着手機屏幕里那個雙手捧着一朵玫瑰花,並且將其視若珍寶的可愛小女人。
眉眼間是訴說不盡的溫柔。
林棟將老闆的神情悉數看進眼中,抬眸,發現沈星爾已經在人群中漸漸走遠。
空氣中,似有淡淡的沁人花香殘留……
那個腰纏萬貫的男人,對這女孩的心思該有多深沉濃郁,才會如此挖空心思地去取悅一個可能連情愛滋味都尚且不懂的小女孩?
或許,這世上有無數朵看起來一模一樣的花。
但只有沈星爾小姐,才是大佬心中那朵獨一無二的玫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