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7章 清晨,大佬的心機

離開茶樓,黏着了塵埃的光線一寸寸地刺進眼中,沈星爾低下頭,揉了揉雙眼,困頓與倦意無聲襲來,她準備回家睡覺。
車行至半途,她卻接到了沈牧禮的電話:「星爾,一會兒來公司陪我吃午餐。」
來了。秋後算賬就這樣來了……
沈星爾乖乖地應了聲「好。」
沈牧禮發來的定位是寰牧酒店集團旗下的一間自助餐廳。
她到的時候,沈牧禮正與幾個下屬在開午餐會議。見到沈星爾走進來,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
說完了公事,沈牧禮才看向女兒,輕聲斥責道:「你啊,一天到晚凈知道給我惹事。」
沈星爾在父親面前向來都乖巧都很,她點了一杯黑咖啡,溫溫順順地陪着沈牧禮吃午餐。
「我聽說你通過宇宙集團的實習面試了?」
「嗯,但我不想去。」
「都大四了還不去實習你想幹嘛?在家白吃白喝?必須給我去!在晏先生面前好好表現。還有,你下周去實習的時候,順便替我給晏先生送份文件。」
沈星爾美眸微睜,有些不可思議地望着沈牧禮,然後婉轉推脫道:「爸,這不合適吧,人家這種大人物,日理萬機的,再說了,我是正兒八經去實習的,又不是你們公司的跑腿小妹。」
她停了停,又說:「爸,你要是生氣我把沈靖怡搞進醫院你就直說唄。要不然,您讓我去醫院給沈靖怡道歉也行啊。」
沈牧禮輕抿了一口白葡萄酒,不耐地睨了她一眼,語氣不善地道:「我跟你商量了?不想去也得給老子去!」
沈星爾哼了哼:「……就不去。」
「不去也行,你上次是不是跟我說想換輛最新款的法拉利?」
「……」沈星爾厚着臉皮道:「你直接給我錢我也是可以的。」
沈牧禮一個爆炒栗子毫不憐惜地敲在她額頭上:「你成天都給你老爹長什麼臉了?還好意思管我要車要錢?」
沈星爾不怎麼高興地摸了摸臉,說:「那個晏子羨擺明對你女兒意圖不軌,您不防着點呀?」
「防什麼?」沈牧禮津津有味地吃着剛做好的新鮮帝王蟹,說:「晏子羨要是真的肯替我接收了你這敗家玩意兒,你爹我絕對從此每日吃素,一心向佛,感謝神明……」
「……」
沈星爾這一刻有充足的理由懷疑,她可能並不是沈牧禮親生的。
*
周一一大早,屋外下了淅淅瀝瀝的雨。沈星爾在睡夢中被沈牧禮從床上揪着耳朵拖起來:「趕緊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