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9章 上門替她撐腰

這夜,拾星苑的人誰都沒料到,晏子羨居然又來了。
晚上9點剛過不久,夜色深深,月色正朦朧皎潔的時段,那個高大身影從正門外走進來。
一支煙叼在嘴裏,該是有些輕浮不正經的,偏偏由這個精緻爾雅的男人做來,卻如此涵養十足又理所當然。
這男人是璽城呼風喚雨的第一人,就算是再流氓再痞氣的事,落在晏子羨的舉手投足之間,又有誰敢說什麼?
晏子羨身後,此刻跟着七八個屬下以及保鏢,每一個目測都足有一米八高,身形魁梧,神色冷漠。
在今天之前,沈家的人也不是不知道晏子羨的身家權勢深不可測,畢竟他們也都是常年在上流社會來往浮沉的人。
可如此排場與規格,整個璽城,哪裡還找得出第二人?
沈牧禮不在家,沈御誠連忙帶着一眾人上前迎他。
晏子羨下巴輕揚,燈火下的俊顏帶着不可一世的冷傲,一雙眼睛根本不曾落在任何人的臉上。
身後,林棟替他開了口:「晏先生是來找沈老闆的。」
沈御誠聞言,忙笑着對晏子羨說:「您來得不巧,牧禮他晚上飛去外地出差了,您有什麼吩咐,與我說也是一樣的。」
晏子羨紆尊降貴一般,眸子橫掃了一下沈御誠,手指夾了煙,彈去余灰,唇角似揚非揚地開了口:「現今的璽城,倒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在我面前吠叫了。」
沈御誠即刻難堪地閉了嘴。
林棟的聲音此刻也很冷:「原是你們沈總請晏先生過來的。既然她既然不在,非約了我們老闆過來做什麼?晏先生是你們能隨意招之則來的人嗎?」
「這……」沈御誠心中有怨氣,當著晏子羨的面卻是絲毫不敢發。他突然想起沈星爾在家,連忙悄悄吩咐管家道:「快去把星爾叫下來。」
人群中,岳翎走上前,倒沒有敢直接與晏子羨說話,而是禮貌地朝着林棟點了點頭,說:「晏先生來者是客,若不嫌棄,不如就在這裡吃頓便飯吧?」
一片沉默。
留下?離開?全憑老闆的意思。林棟沒有這個膽子敢隨意替男人拿主意。
晏子羨的目光倒是短暫地落在岳翎的臉上過。
「哪位?」晏子羨像是隨口一問,卻讓在場的沈家眾人再一次陷入了無聲的尷尬之中。
沈靖怡替她答道:「她是星爾的母親。」
晏子羨目光悠然一轉,望向沈靖怡時,臉上含了譏諷的笑:「我問你了?」
「我……」沈靖怡語塞,臉色顯得越發蒼白了。
岳翎咬緊牙關隱忍着情緒,在氣場格外強大的男人面前,聲音輕得似蚊蠅:「我是沈牧禮的前妻,也是星爾的親生母親。」
在場眾人,只有林棟心裏明鏡似的。
晏子羨臨出公司的時候接到了沈牧禮的電話,說的是地皮拍賣的事情,後來他又有意無意地說起了沈星爾,說她外表看着沒心沒肺,實則格外敏感脆弱,最後又略微提了提她的母親。
晏子羨當然知道這些都是沈牧禮的試探,試探他對待沈星爾究竟只是一時興起還是略有幾分認真。
晏子羨倒是不介意他的試探,都是千年的狐狸,沈牧禮自然是對晏子羨別有所圖,但他更看重的還是沈星爾。
這一點,倒是與晏子羨不謀而合。
晏子羨想着反正夜裡也沒什麼事,他便索性順了沈牧禮的意來拾星苑看下小姑娘。
結果他走進拾星苑一看,沈御誠一家人倒是其樂融融地圍桌吃着飯。
那個他心心念念的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