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寵婚:神秘老公很危險》[千億寵婚:神秘老公很危險] - 第10章 我可不敢跟我小叔搶人

顧棉棉瞪着眼睛看天花板,耳朵里都是慕戰辰的話。

「你繼母的前夫,也就是你姐姐的親生父親,名叫許振寧。他之前是某國際公司A市的ceo。十五年前,他因經濟犯罪入獄,判了二十五年。這件事有慕氏的參與,他的涉案金額本來沒有這麼大,是我父親從中給他又設了套,才把金額擴大,導致他判刑二十五年。而慕氏如此針對他的原因,就是受你父親所託。那個男人酗酒、家暴,對你繼母非常殘忍,你繼母怕離婚累及你姐姐,一直默默忍受,最後一次差點被殺死。那時候家暴根本沒人管,你父親為救你繼母,向慕氏求助。」

顧棉棉瞪着天花板。

她從來沒想過,媽媽和妖女,還有這樣一段經歷。

「由於許振寧在獄中表現好,要提前出獄了,本來是還有兩年時間,但他在獄中立功了,三天後他就會被放出來。需要我做什麼,來找我,代價是什麼,你明白。」

這一夜,顧棉棉一直到天快亮了才睡下。

而再閉上眼睛的一刻,她心裏已經有了決斷。

父親突然過世,是妖女一直陪在自己身邊,是媽媽一人撐起顧氏,保住了父親的顧氏集團。

她從下生以來就沒吃過半點苦。

從前有爸爸保護她,後來有媽媽,她現在已經二十歲了,是該為家裡人做點什麼了。

但——果然還是有點不甘心。

壞男人!慕戰辰這個耍手段的壞男人!就算她嫁,也不能讓他如了意!

熊熊鬥志在心中燃燒,顧棉棉在滿腔憤慨中睡了過去。

夜已深,阮玲瓏在書房裡拿着前夫的那份協議翻來覆去的看,最後也只能嘆息。

這局是無解的,慕家這樣大勢力,就算她扔下顧氏帶着棉棉她們離開,又能去哪兒呢。

手機這時響起,阮玲瓏拿起來一看,心頓時不安的跳動起來。

「喂,李警官,好久沒聯繫了,這麼晚了是有什麼事嗎?」

「阮姐,我也是今天才接到的消息。許振寧要出獄了。」

「什麼?!」阮玲瓏臉色頓時泛起了白,難以置信:「他不是還有十|年多的刑期嗎?」

李警官道:「我也是剛知道,他在監獄裏一直積極改造,一再減刑,本來其實也還有幾年時間才能出獄的。但前陣子他剛剛在監獄裏救下了一個犯人,立了功,所以刑就減到今年了。」

「那他、他什麼時候出獄?」阮玲瓏感覺自己的聲音都在打着顫。

李警官頓了下,艱澀道:「三天後。」

身子踉蹌着倒在椅子上,可怖的記憶席捲而來,阮玲瓏的頭隱隱作痛。

記憶里徐振寧入獄前說的話,又在她耳邊響起:「玲瓏,你這輩子都別想逃開我。」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已經逃開你了!

第二天顧棉棉一覺睡到十點才揉揉眼睛起床。

匆匆洗漱了一下,顧棉棉哈欠連天的開門下樓。

還沒走到樓下,就聽到阮瀟瀟的聲音帶着驚喜傳來:「給我的嗎?真好看。」

緊接着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