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門掌門陳世》[青雲門掌門陳世] - 第2章

來豐厚謝禮,月兒,這就跟為父回家吧。」
陳世向我伸出手,用目光急切地催促我。
我師父站在我前面,用身體護着我。
他開口嘲諷道:「你誆月兒回去,不就是為了廢她修為挖她靈根,為你那廢物兒子作嫁衣嗎?」
「月兒,你要是跟他回去,會下場凄慘的。」
我一臉震驚地抬頭望着他:「師父如何得知的?」
「為師說的都是真的。」
「師父修鍊了大預言術?」
我問。
「沒有,雖然離離原上譜,但我重生了。」
「,牛批!」
陳世被晾了許久,神情越發急躁了,催促道:「月兒,休聽他胡說,快跟為父回家!」
我沖他擺了擺手:「叔叔,我們不約!」
他果然動了怒,身上的威壓向我門面襲來。
私挾一條捆仙繩欲捲起我的腰身。
我師父立刻擋在我身前,揮袖彈開威壓,又變出一劍揮斷捆仙繩。
「陳掌門是拐不到人,就要強取豪奪嗎?」
我師父是元嬰大圓滿,比陳世高兩個小境界。
陳世知不敵,當下就收起了威壓,緩緩開口道:「陳某非強取豪奪,而是思女心切。」
師父鄙夷地看着他:「思女思女,思你個大頭鬼,你和你老婆是人修,月兒是半妖,月兒是你哪門子的女兒,看上了我們的鳳凰靈根就直說。」
「對,老頭,你長得那麼丑,我長得這麼美,本美少女才不是你女兒,你踏馬能別占勞資便宜嗎?」
陳世的臉頓時就綠了:「月兒,身為金丹女修,怎能如此沒有教養。
你確實不是我和龍柔的孩子,你母親在你出生時就隕落了,你是我陳世的女兒是毋庸置疑的。」
他都不願意提一句我母親的名字。
我冷哼一聲,很不客氣地說道:「誰知是不是你為誆我回去胡謅,縱然我是你女兒,你都重組家庭,我還回去幹嘛?
受後媽繼弟繼妹們的搓磨嗎?」
我師父運起靈力,他的聲音朝四面八方散開:「陳掌門處心積慮拐我徒弟卻是為何?
哦~聽聞掌門之子種植靈根又失敗了,這麼多年不知毒害了多少天資好的修士,這是又把主意打到我弟子身上了啊!
「看見咱們鳳凰靈根,就想搶,真是吃相難看!」
各派的目光聚集到了這裡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