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法神》[全職法神] - 第6章 帝王級精魄(2)

二人離開的路上,莫凡嘆了口氣道:「這人也是怪啊!「趙滿延,拍了拍莫凡說:「放心吧,他經常幫我們趙家,不是輕諾寡言之人。而且他為人正直無私,價格絕對公道。」

次日,**拍賣場,這個盛大的拍賣儀式終於開始了!拍賣場之大言語已無法形容,莫凡與趙滿延找了個貴賓包間安頓,不久,一位身材高挑,有些年老的人緩緩走向台:

「歡迎各位貴客蒞臨此次拍賣,老木是本場的拍賣師——靈木。」沒有多作注意,畢竟只是走個形式而已,「老朽很榮幸參加本次拍賣會,因為此次拍賣會可以以「驚天地,泣鬼神來形容!下面是第一件拍品!」

一個遮着布的展示櫃被緩緩推出,「此拍品來自巴西北部的亞馬遜河入海口的遺迹所得,名為「潮汐之蕊」,可使一名水系超階法師晉入禁咒!」

「第一件拍品就這麼暴力!」台下頓時便躁動起來,「起拍價1.8億!」這驚天的數目猶如巨龍咆哮般壓住了那蟋蟋蟀蟀的聲音,可真正的拍賣場中從不缺的就是有錢人,只聽得那此起彼伏地競拍聲—

「2億!」

「2.3億!」

「3億!」

數目不斷呈上升趨勢,但一切都將終結!

5億!」平淡地聲音從貴賓席一位赤紅色頭髮的男子口中傳出,立攀2億!無數道目光匯聚此處,可那男人依舊不慌不忙地挑逗着身旁的粉衣女,旁若無人!唯有那舉着號碼的可以證明,那聲「五億」是他喊的。

「黃啟明這個孬種!」趙滿延雙手猛的一拍桌子。

「老趙,怎麼了?」莫凡也是眉頭一皺,從昨天開始便見過此人,可從他的話語中似乎聽出了一絲不好的感覺,似乎與趙氏的商業有什麼關係,畢竟這趙氏可是全球首富世家啊!能將他給威脅到,足見這黃啟明來頭不小!

「黃啟明,他是黃氏的主子的這黃氏以前從未聽聞,可是在去年,黃氏橫空出世,我趙氏向來和平,並沒有玩攏斷那幼稚的把戲,這才讓黃氏有了可趁之機。他黃氏開始攏斷,打壓我趙氏,暗中殺死我趙家四名超法師與數名高階及以下法師,令我趙家損失慘重!」

「那你沒想過親自去擊嗎?」

「不是沒有,只是他們竟坐擁兩名禁咒法師!並且可以精確的隱藏實力,連聖裁院那也沒辦法去抓那些觸犯「禁咒公約」的狗雜種!」

莫凡聽後微加思索,露出一個壞笑——噩夢開始!

「5億一次,5億兩次,5億…正當靈木準備一錘定音時,一個聲音打破了這死寂的局面「6億!」

1號!1號公子竟出價6億!還有人繼續加價了嗎?」

”趙滿延,你趙氏始終是要跪倒在我東皇閣腳下顫抖!」「8億!」

「天吶!這位公子出價8億!有人加價嗎?…8億一次,8億兩次,8億三次成交!」

沒有人加價,因為他們都認為潮汐之芯固然珍貴,可為了這就草率花去8億不值得。隨着靈木一聲「成交」,那紅髮黃啟明才露出猥瑣的,勝利者的笑容。

那玩弄侍女的手更加放肆!

但如果他現在看見陰影下趙滿延與莫凡那壞笑的樣子,也許不會這麼開心了。目的已經達到,靜觀其變吧。

……

「本場拍賣會即將進入尾聲,這後兩件拍品!想必是在坐許多的目地所在!」靈木樂呵呵地道,可令人沒想 到的是,以這主持人的定力都是舔了舔唇,咽下一口唾沫!!

「司石英!這塊可石是來自中國天山頂峰,具賣家所述,是從一隻初步邁入帝王的青蓮狼王巢穴中所得!體積約為2立方米!重約59.3公斤!」

聽到這的莫凡與趙滿延吞了口唾沫,他們上次又是用了拳頭大小的司石英,而這次的司石英足夠反過來將他們傳入黑暗位面,若是這樣,他們對付黑暗王也是多了幾分底氣,雖然還是滄海一粟…

「各位別急!聽聽價格再衝動吧!哈哈,起拍價—89.4億!」

隨着靈木喊出起拍價,全場嘩然!這可比上一件「紫金天皇甲」也才50億的起拍價,這整整漲了39.4億!足見這塊司石英品質極珍!

不等別人繼續議論,各大世家、軍方也是開始競拍,這司石英不光能和黑暗王交易就連用來做魔具也是不可多得之材!

「90億!」

「93億!」

「98億!」

「100億!」

數目沒有停止!還在上升!還在上升!這股熱浪在美國軍方喊子聲「149.3億!」才停止!!!

「好傢夥!一頓足夠小姬吃一輩子魂種了!」莫凡聽到美國軍方這麼浮誇的「把鈔票把大把地往天上撒」,流下了老父親的眼淚…

「沒事!讓哥給你玩把大的!綠茶男必須回來!」「150億!」趙滿延攤牌了,各大勢力競爭起來。儘管黃啟明也一直暗中使壞,妄圖攪亂全局,可還是被趙氏的濃厚底蘊壓了下來,以193.62億成交。

趙氏全球首富,名副其實。

沒有多做停留,只見靈木拍拍雙手,一個空間牢籠憑空出現,雖有着牢籠阻隔其中內容物的能力,可像靈這樣的超階法師都可以隱隱察覺其中生物生前的恐怖。

「解」靈木袖袍一揮,那金色的空間牢籠散去,聚光燈聚攏—具紫鱗屍體最為引人注目,長達3米,沒了空間牢籠的控制,那具體也漾出了圈圈空間震蕩,實力低於高階者,皆是有所影響,普通人甚至昏過去。

「大家也都是聰明人,這一具屍體便是帝王級妖——次序之主!當然單是一具帝王級也不足以發出如此強大的死後餘波,大家請看其腹上!」

一個質樸的器皿,常人看來和家中用的皿好似沒有什麼差別。

可是在座的哪有什麼普通人?

此器皿一出,全場嘩然道:「帝……帝王級!……帝王級精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