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 - 第6章 團圓飯

晏清是個實在的人,從金滿樓回來後,當真拖晏雁去請安了。

請完安再「嘮嗑」兩句,就到晚膳的時辰了。

晏雁愣是被摁着在福壽院用了飯,美其名曰,團圓飯。

誰家團圓飯連吃四天?

不過楚辭說,她已經很輕鬆了。

失蹤五年,在眾人眼裡跟死了沒啥區別的晏二小姐突然「還魂」。

京城早就傳得沸沸揚揚的。

不少好事者想上門打探,都被晏家人回絕了。

「外患」暫平,目前,晏雁只需要專心致志應付「內憂」就歐了!

出席本年度晏家第四次團圓飯的有:

晏老國公。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我打不動了,就讓我的兒子去打,讓我的孫子去打。只要大蕭有需要,晏家人永遠都在。」

晏老夫人。

晏家內宅前前前任掌權者。

智慧與慈愛並存。

外能唇槍舌辯,口腹蜜劍,降伏京城一眾貴婦人。

內能諄諄教誨,循循善誘,鎮壓晏家一派兒孫。

「用心關愛每一個人,用愛溫暖每一顆心。」

晏遙。

現任安國公。

晏二叔。

鐵漢柔情。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是他;四方庭院,為妻簪花描眉也是他。

「打最硬的仗,睡最嬌的妻。」

孟氏。

最嬌的妻。

晏家內宅前任掌權者。

晏二嬸。

一個永遠活在風花雪月里的女人。

「一日不讀詩,便覺口臭。」

晏劍。

二房長子。

晏大公子。

一個每天都在改名的邊緣來回試探的男人。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

這麼多武器,為什麼偏偏是劍。

劍。

賤。

優美的國粹。

「秉父輩遺志,護大蕭疆土……」

「啊噠——你個糟心玩意兒,老子還沒死呢!」

晏戟。

二房次子。

晏二公子。

男兒身,女兒心。

晏家內宅現任掌權者。

打仗,是他的副業;後院,才是他的主場。

「做士兵中最會料理家務的,家庭主男中最會打仗的。」

晏清。

大房長女。

晏大小姐。

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打得了群架,寫得了字畫。

「人家,很溫柔的啦!」

笑容逐漸變態。

晏櫻。

二房幺女。

晏三小姐。

一個只想逃學的奶娃娃。

「二哥哥,肚肚痛痛。可以不上課嗎?」

楚辭。

……

蹭飯的,不重要。

晏雁。

……

本人已自閉,勿擾。

啊啊啊,這是什麼樣的一家人啊?

ヽ(≧Д≦)ノ

「你這幾年在外面有沒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每天吃的是什麼?穿的是什麼?睡得床鋪了幾層褥子……」

「還是太瘦了。來,幹了這隻雞!」

「二雁,你的院子已經收拾出來了,就在大清院子旁邊。抽空可以去看一下,還缺什麼列個單子,我讓人去購置,走公賬。」

「來,娘子,吃兔兔。」

「新秋白兔大於拳,紅耳霜毛趁草眠。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不紅燒?」

「大清,我想了個新名字,晏簫,簫管的簫。簫是樂器,聽起來是不是有一種仙樂飄飄的感覺?」

「名,是好名。可惜啊,和先父名諱諧音了。怎麼,你腦袋上的天靈蓋悶着你了,想涼快涼快了?」

「啊唔啊唔……好七……」

……

一頓飯下來,晏雁可謂是筋疲力盡,回到房裡,耳朵還在轟轟響。

不都說高門大戶規矩重,食不言寢不語嗎?

(T^T)

……

……

這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宮殿,也是一座很空很空的宮殿。

晏雁在裏面走啊走,走啊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