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 - 第7章 你姐還是你姐

六月初三日。

天氣晴,暑氣漸盛。

「二小姐吩咐我去買些胭脂。」

一個穿着桃紅色衣裳的小丫鬟拿着對牌,從後門出了安國公府。

「今天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

剛走到安國公府的人看不見的地方,小丫鬟立刻跟換了個人似的,左手背着,右手的對牌有一下沒一下地拋着,嘴裏哼着小曲,腳上也不老實,走三步,蹦兩下,再不見剛才規規矩矩,一板一眼的模樣。

「雁雁。」

忽然,一個溫潤如春風拂面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小丫鬟「歡快轉身……

啊歐,穿幫了!

(/。\)

寧池羽一襲白衣,手執摺扇,仙氣飄飄地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趕緊跑,以後打死不承認。

晏雁如是想,但腳卻不受控制地朝寧池羽走去……

「嗨~寧公子,好巧。」

「不巧,我一直在等你。」

寧池羽笑得像個要拐賣小丫頭的怪蜀黍。

晏雁疑惑地眨眨眼。

寧池羽解釋道:「你回來後,京中不少人想上門打探消息。你家人怕他們驚擾到你,就一直閉門謝客。我也不好貿然登門,索性就在外面守着,碰碰運氣。看來,我運氣不錯!」

晏雁聽了他的話,臉蛋微微泛紅,害羞了,隨即又覺得奇怪,小手摸上臉上的麵皮。

「你是怎麼認出我的?我都易容了。」

晏雁一向對自己的易容術很自信,保准親娘來了都認不出來的那種。

好不容易見到晏雁,寧池羽心情頗好,臉上一直掛着笑,身子微側,手腕翻轉,紙扇就對準某個角落:「你看那。」

晏雁順着方向看過去,只見陰暗的角落裡慢慢走出了一個鵝黃色的身影。

是稻香!

稻香是在她最無助最彷徨的時候出現在她面前的。

彼時,她剛喬遷新居,坐在院子里跟一群丫鬟大眼瞪小眼,相顧兩無言。

而稻香神兵天降,三言兩語,三下兩下,就把一干人等利落地安排好了。

「稻香,晏清的心腹之一,名為婢女,實為暗衛,擅長追蹤反追蹤,觀察力一絕。一個尋常的丫鬟,哪能勞動她的大駕跟着。你的這點小把戲,恐怕還沒出府,就被她摸得底朝天了。」

「……晏清的事,你倒知道得很清楚。」

「不清楚不清楚,都是她自己說的。」

說話間,稻香已經來到兩人跟前,屈膝行禮。

「小姐。」

「寧公子。」

「你是來抓我的?」

晏雁的小jiojio悄咪咪後退了一步,挪到寧池羽右後方。

自打搬了新院子,晏清沒事就過來晃悠一圈,每次來都要給她添點東西,大到屏風、字畫,小到脂粉、首飾,無一不添。

到了添無可添的地步,就盯上她這個人了。

今日教她規矩,明日教她算賬,後日教她女工……

概括來講就是,硬件齊全了,軟件總得跟上吧!

一套組合拳下來,晏雁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就果斷逃學了。

晏雁緊張地盯着眼前的女子,只要她露出一丟丟要把她帶回去的企圖,她立馬把寧池羽推出去開溜。

稻香搖了搖頭:「大小姐說了,若二小姐偷溜出府,不必阻攔,暗中保護即可。」

寧池羽失笑:「看來,你的那點小心思早就被人看穿了。」

晏雁尷尬地腳趾都要在地上抓出一個三進三出的大院子了。

果然,你姐還是你姐!

寧池羽見她快惱羞成怒了,也不敢再逗她了,趕緊解圍:「稻香,你先回去吧。今日我做東,陪你家二小姐四處逛逛,晚膳前一定親自把她送回府。」

「這……」稻香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有勞寧公子了。」

……

京城的市集很熱鬧,道路兩旁林林總總擺着許多攤位,間或夾雜着耍雜技賣藝的人。

晏雁像個出籠的小鳥,歡快地跑來跑去,左看看,右看看,摸摸這個,摸摸那個。

寧池羽不遠不近地跟着,臉上的笑容燦若星辰。

晏雁逛了一圈,又回到寧池羽身邊,俏皮地背過手倒退着走,亮晶晶的小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這麼看着我做什麼,我臉上有東西?」寧池羽猶疑地摸了摸臉。

晏雁搖了搖頭:「我只是好奇,你是單憑稻香跟着我的這一點,就認出我來了?萬一我是個吃裡扒外,背主求榮的丫鬟,稻香跟着我是為了找證據呢?」

「你猜。」寧池羽忽然起了逗她的心思。

「……」

拳頭硬了怎麼辦?

寧池羽見她不禁逗,便不再賣關子,伸手用扇子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