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 - 第8章 行宮避暑,開端

六月初十日。

天氣晴,暑氣已盛。

晏雁跟個軟骨頭一樣,懶洋洋地半躺在馬車上,左手支着腦袋,右手拿着團扇都快扇出殘影了。

「好熱,什麼時候能到啊?」

╰(‵□′)╯

晏雁看着四面捂得嚴嚴實實的馬車,想跳車。

晏清忙捂住她的嘴:「噓,小點聲,讓別人聽見了不好。快到了,你再忍忍。」

晏雁抓住她的手,可憐巴巴地說:「姐,我真的、真的好熱啊!要不你把帘子掀開,通通風吧!」

晏清掏出懷裡的手帕,邊替晏雁擦拭額上的薄汗邊說:「我也想啊。可現在不比在家裡,你這坐沒坐相的,若掀開了帘子,讓外人瞧了,定會被當成笑話的。」

話音剛落,一身丫鬟打扮的楚辭從馬車外探頭進來:「要不你來外面坐,涼快些。」

「好啊好啊!」

眼見晏雁爬起來就要往外走,晏清一把把她摁回去。

「不行,不合規矩。」

「……」

其實也不能怪晏清太過迂腐了,事情是這樣的——

盛夏已至,暑氣旺盛。

陛下下旨到行宮避暑,朝中一乾重臣須得隨行,可攜帶家屬。

晏家赫然在列。

晏老國公夫婦不耐煩跟京中權貴抬頭不見低頭見,一大把年紀了還要應付這些人精,所以提前開溜去了自家的山莊避暑。

餘下的,晏二叔是安國公,朝中重臣,得來。

晏劍、晏戟在羽林軍中任職,而羽林軍此次全權負責陛下在行宮避暑的安危,故不得不來。

晏清是未來的太子妃,皇后娘娘特意囑咐了要來。

晏雁是晏家失而復得的二小姐,皇家為顯示對晏家的恩寵,也特意囑咐了要來。

至於孟氏、晏櫻嘛,晏二叔捨不得撇下嬌妻幼女,必須得帶上。

再就是楚辭,晏家都沒人了,晏雁怎麼好意思把她留在家裡獨守空房呢!

原本能出來玩,晏雁興奮得不得了,跟打了雞血一樣。

但這股興奮勁兒,在馬車連走了三天之後,徹底煙消雲散了!

再加上同行的都是王公貴臣,最重規矩的一幫人,所以晏清對晏雁的管束是前所未有的嚴苛,生怕她行差踏錯,淪為旁人的笑柄。

楚辭尚且可以喬裝成丫鬟,跑到馬車外面透透氣,晏雁只能老老實實地待在悶熱的馬車裡。

命苦啊!

ヘ( ´Д`)ノ 放我走吧~

……

終於,在晏雁覺得自己都要中暑了的時候,馬車慢悠悠地抵達行宮。

行宮建在京城往南百里的清涼山上。

山如其名,比京城涼快了不止一點點。

晏雁剛從馬車這個蒸籠下來的時候,就感覺迎面撲來了一股清風,涼絲絲的,整個人都活過來了。

晏家有一個安國公,一個未來太子妃,聖眷正濃,在清涼山上是有一座獨立的府邸的,不必像其他大臣一樣住「集體宿舍」。

雖比不上家裡寬敞,但到底是一座三進三出的宅子。

宅子平日有人專門看守,知道主人家的要來,早早地收拾齊整,晏雁他們拎包入住即可。

按照提前商量好的,晏劍、晏戟倆兄弟住前面,晏清、晏雁和楚辭三個小姑娘住中間,晏遙夫婦帶着晏櫻住後面。

進了自家院子,晏清就不再拘着晏雁了,任由她放飛自我。

於是,晏雁就懶洋洋地靠在貴妃榻上,翹着二郎腿,左手捧着半個西瓜,右手拿着一個小勺子,挖一勺吃一勺。

西瓜是冰鎮過的,清涼的汁水在口腔內迸濺開來,甜絲絲的,一股涼意從里透到外,直衝天靈蓋。

爽!

晏雁幸福地眯上了眼,一臉享受。

(*¯︶¯*)

晏雁邊吃邊看着稻香忙裡忙外,一件一件地把行李歸置好。

其實,剛得知稻香是一個暗衛的時候,她有些懷疑晏清的用心,甚至一度想把稻香送走。

但後來仔細想想,她在晏家一應的吃穿用度都由晏清負責,送走一個稻香,晏清還可以送兩個、三個甚至更多個「稻香」過來,還不如留下這個。

最重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