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 - 第8章 行宮避暑,開端(2)

的是,稻香真的好賢惠,好能幹呀,管家的一把好手,把她整個院子從上到下治得服服帖帖的。

她每天啥也不用管,光吃吃喝喝,像個小廢物。

嚴重懷疑,晏清是想把她養廢!

不過,廢就廢吧,她實在是捨不得稻香這個全能型高級管理人才。

晏雁又挖了口西瓜,塞進嘴裏。

啊,真甜~

尤其是看着別人幹活,自己吃獨食,格外的香甜!

……

是夜。

皇帝在行宮擺夜宴,所有隨行官員及家屬都在受邀之列。

桂殿蘭宮,鶯歌燕舞,玉盤珍饈。貴人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把酒言歡,談笑風生。女人們的指尖總是不經意間拂過身上昂貴精美的首飾。

晏雁坐在位子上,托着腮幫子,百無聊賴地看着眼前奢靡的景象,幽怨的眼神不時飄向在一眾貴女中如魚得水、遊刃有餘的晏清。

都說了不想來,偏要帶她來,來了又把她撇下跟別人說話。

٩◔̯◔۶ 哼

稻香見她不悅,忙勸慰她:「小姐,大小姐這麼做是為了小姐好,不想小姐卷進那些是是非非里。」

晏雁不是一句「為你好」就能打發的人,氣呼呼道:「扯謊。我既回來了,不管她願不願,想不想,終究是躲不掉那些是是非非的。

再者,她若真不想我卷進去,就不應該帶我來。她既帶我來,可見,就不是真心為我。

方才進來的時候,明明就有人上來問我,邀我敘話,她卻借口我不喜熱鬧,將人都領走了。來宴會的人,有幾個是真不喜熱鬧的,她這借口,太蹩腳了。」

丹禾搖搖頭,不同意她的話:「誰說沒有,二夫人便算一個。」

丹禾是晏清的心腹丫鬟,性子向來活潑,不似稻香老成。

晏雁聽了她的話,就往一旁的孟氏看去。

只見孟氏手肘撐着桌子,指尖抵着下巴,細細「褻玩」桌上擺放的鮮花,慵懶而隨性。衣袖隨着她的動作動作慢慢滑落,露出一截羊脂玉般白皙細膩的手臂。

她應該聽見丹禾的話了,側過身,看向她們,和煦一笑。頭上的步搖隨着她的動作微微晃動,發出細細碎碎的銀鈴般的聲音。

一個美到骨子裡的女人。晏雁如是想。

丹禾:「二夫人一向不喜熱鬧,每次赴宴,不是獨坐一旁,就是靜靜地待在老夫人身邊,很少主動搭話。」

晏雁不解:「既然不喜歡,為什麼要來?」

「醉翁之意不在酒。」丹禾的眼神意味深長地掃過不遠處被「封印」在同僚群里的晏遙,「在乎……嗯嗯。」

晏雁看了看在普遍紙醉金迷中顯得格外清新脫俗,不食人間煙火的二嬸嬸,又看了看幾步之外一直注意着這邊,眼睛都看直了的晏二叔,懂了。

中年夫妻的情趣!一個含蓄地搔首弄姿,賣弄風情,一個礙於大庭廣眾之下,不好卿卿我我,看的見摸不着吃不上。玩,還是你們城裡人會玩!

雖然晏雁大為震撼,但她不是好糊弄的,很快找回話題:「二嬸嬸不喜歡,不代表我不喜歡。她帶我來,卻把我扔在這裡,分明是怕我在眾人面前說錯話,給她丟臉。」

丹禾:「怎麼會呢?小姐若是怕二小姐丟臉,方才就不會介紹二小姐給京中諸位小姐認識了。」

晏雁:「表面功夫罷了。不過是見別人圍上來了,不得已介紹一下。否則,為什麼不帶我玩?」

……

這邊,晏雁還在跟丹禾唇槍舌辯,卻不知,那邊晏清她們的話題悄然落到她身上。

「清兒,雁兒一個人坐在那邊多無聊啊!她好不容易回來,我們把她叫過來一起說說話吧!大家都好久沒見了,敘敘舊。」一個容貌嬌俏的女子親昵地挽起晏清的手,眼神卻是看向晏雁。

「不必。」晏清藉著拿酒杯的動作,抽回了手,「雁雁經此劫難,從前的事都忘了,跟大家沒什麼舊可敘。我們聊我們的,就別把她攪和進來了。」

女子似是不同意她的說法:「怎麼沒舊可敘。大家都是一處長大的,她忘了從前的情分,難道我們這些記得的人就要把她撇下嗎?我去叫她過來。」

說著就朝晏雁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