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認親後,我被寵成了小廢物] - 第9章 禮儀課白上了(2)

/p>

「小郡主也病了。」

就這一句話,再結合之前惡補的《皇家那點兒事》,晏雁明白了。

這件事說起來有點兒複雜,得從小郡主的母親福康公主說起。

福康公主是當今陛下唯一的女兒,太子殿下的胞妹,自幼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長大後愛上了一個世家子。陛下愛屋及烏,做主為他們完婚。

本該是段美滿姻緣,可惜,公主眼神不好使,看上的世家子是個渣男。人前花言巧語,說的比唱的好聽,立得一手深情專一好人設;人後私養外室,生了個兒子,還拿着從公主那兒哄騙來的嫁妝錦衣玉食地供着那母子倆。

事發東窗後,渣男帶着全家唱大戲,一邊跪在公主腳下,聲淚俱下,苦苦哀求;一邊不動聲色地倒打一耙,哭訴公主生養了小郡主後,身體受損,恐難再有子嗣,自己為了家族香火,才出此下策。

本是強詞奪理,顛倒黑白,可憐福康公主顧念幼女,心軟原諒,還在陛下面前為駙馬求情,硬是把這一頁翻了過去。

只是,渣男要是能悔改就不是渣男了。幾個月後,駙馬的母親過壽辰,公主帶着小郡主祝壽。席間,小郡主無聊,公主就帶着她到後院去玩。

沒過多久,後院就嚷嚷起來了。等眾人趕到後院的時候,只見公主和小郡主渾身濕漉漉地躺在湖邊,丫鬟們亂作一團,又是找衣物,又是找婆子幫忙,又是喝退男賓。

在這兵荒馬亂之外,一根竹竿靜靜地躺在地上,旁邊站着一對不知所措的母子,是那個外室和她的兒子。

之後,就是福康公主大病一場。痊癒後,請旨和離,把渣男連人帶東西扔出公主府……

自家妹子在花一樣的年紀碰上這些糟心事,赫連琤不可謂不心疼。長兄如父!雖然福康公主自有陛下這個貨真價實的親爹操心,他不敢造次,但還有小郡主啊!軟乎乎的小糯米糰子把太子殿下一顆老父親的心拿捏得穩穩的!

此番小郡主染病,怕是也要推遲行程。雖可以和長公主府同行,互相有個照料,但「老父親」怎麼可以把「小閨女」扔下,一個人逍遙快活去呢?

晏雁點點頭,表示理解。

其實,初聞福康公主的事時,晏雁打心底里不認同她的做法。不就養個外室,生個私生子,拿着她的嫁妝養小老婆嗎,怎麼就鬧到要和離的地步了?不能喪偶嗎?

(•_•ิ)?

現在她又多了一個疑問:「怎麼湊一塊生病去了?買一送一?」

「……」

晏清:「據說是長樂郡主偷摸着帶小郡主出去玩,倆人一起吃壞東西了。」

還真是買一送一啊!晏雁驚訝地挑挑眉。

「方才左夢楠過來與你說了什麼?」這次是晏清問的。

「哼!我不告訴你!」晏雁傲嬌地揚起小腦袋,屁股也挪回去,和晏清拉開距離。

「……」

笙歌曼舞,推杯換盞,宴會在熱熱鬧鬧地進行着。酒過三巡,皇上就藉著不勝酒力,帶着皇后離席了。然後,晏雁就發現沒有最熱鬧,只有更熱鬧。

隔壁桌,二嬸嬸又在悄咪咪**自己相公;對面的左小姐被簇擁着,隔着人群沖她笑;跳舞的小姐姐估計是累了,跳得沒皇上在的時候那麼賣力了……

晏雁一邊喝着小酒,一邊環視四周,沒過多久,就覺得腦袋暈fufu的。整個人好像置身在棉花里,軟綿綿的。周圍嘈雜而喧囂,吵得她都聽不清姐姐在說什麼了,只看見一張嘴在眼前不停地一張一合……

直到一道刺耳尖細,彷彿在掐着嗓子說話的聲音響起,像驚雷在她耳邊炸開,把籠罩在她意識外面的那層薄薄的看不見摸不着的罩子炸的稀巴爛!

「晏大小姐,晏二小姐,皇后娘娘有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