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奧特:開局便是菜雞?》[人在奧特:開局便是菜雞?] - 第5章:以後養的起嗎?

看着逐漸遠去的新城兩兄妹,還有抓住自己衣角說什麼都不肯放手的桐野,南城有些恍惚,沒想到就這麼一會的時間就遇上了三個經典人物。

首先是新城哲生,難怪第一眼的時候南辰總覺得有些眼熟。

原來是那個男人,一個成為了擊墜王。

啊,不對,墜機王的男人。

更是勝利隊的王牌(亡牌)飛行員,戰力擔當,寵妹狂魔,同時也是外星殺手。

眾所周知,在迪迦整部TV特攝劇中,所有想對新城不利的反派,最終死的都凄慘無比,就連對新城沒有危害的瑪雅哥哥只是附身了一下,最終也沒能逃過死亡的命運。

甚至每次墜機都只是輕傷,最重的一次好像也就腿骨折了一下,這叫什麼,妥妥的隱藏男主角啊。

而他的妹妹新城真由美在TV特攝劇中也是顏值擔當,更是憑藉自身優秀的能力,在15歲的時候進到了TPC醫療部工作。

雖然有他哥哥那個勝利隊隊員身份的幫助,但個人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不然出現傷病患之類的也不會讓她去照顧。

桐野牧夫:超能力者!

曾經和大古有過一次交集,是劇中早期就知道大古是光之巨人身份的人類之一。

在大結局的時候更是通過超能力,協助人類打算將變成石像的大古重新喚醒,雖然以失敗告終。

雖然劇中只有播放了很小一個片段,但確實說明了桐野在小的時候受到了校園暴力,只是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讓自己遇到了,甚至還結實了新城兩兄妹。

緣分這東西,還真是奇妙,南辰心中不禁發出這樣的感慨。

「人都走了,現在可以說了吧?」

看着那長相有些怯懦,但眼神卻異常堅定的少年,南辰的語氣不禁柔和了幾分。

「超人先生,你,你能帶走我嗎?」

桐野抬起頭,語氣雖然有些怯懦,但那雙眼神卻意外的有些倔強。

場面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幾秒後,回過神的南辰一臉怪異的問道:「帶你走?」

「嗯!」

「去哪?」

「只要離開地球,去哪都行!」

南辰揉了揉眉心,有些無奈的開口:「我自己都離不開,更不用說帶上你了。而且,你為什麼這麼想要離開地球?這裡不是有你的家嗎?不是還有你的親人嗎?」

聞言,桐野牧夫神情閃過一絲落寞與嘲諷,語氣淡漠聽不出一絲感情,「那種東西…早就不存在了!」

家?親人!

如果那個沒有一絲溫暖的屋子也叫家,如果那只有謾罵,責備與利用自己的人是自己的父親,那種家還能被稱為家嗎?

因為他的超能力,害怕的母親獨自離家出走,而父親卻只是將他當成了斂財的工具…

而周圍人那害怕的眼神,還有那之前欺負自己的那群少年口中的謾罵,千言萬語最終都匯聚成了一句話。

你這個怪物,怎麼還不去死!

這一刻,桐野心中被黑暗侵染,一些極度陰暗的想法在腦中不斷迴響。

殺死欺凌者,殺掉那個男人,將這個城市從這個世界上抹除…

不,毀滅世界也許更好。

「嘿,小子,不要魔怔了。」見到對方有黑化的徵兆,南辰當即低呵了一聲。

他能看的出來,現在的桐野對人類抱有着非常大的惡意,如果不出聲打斷,還真有黑化的可能。

「啊?」

被南辰呵斥一聲的桐野立馬就回過了神,心中後怕不已,我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

竟然…想着想着,冷汗嗖嗖的就從額頭冒了出來,渾身像是失去力氣般跌坐在地。

見此一幕,南辰微微點了點頭,終究只是個少年罷了。

內心雖然有些邪惡,但那也是長久壓迫導致的,本性其實不壞。

蹲下身子,拿出紙巾,南辰伸手擦了擦對方額頭的汗水與污漬,笑着問道:「桐野,餓了沒有,一起去吃個飯嗎?」

他並不算勸說桐野,說人類並不全是這樣,也是有着像大古還有剛剛新城那樣簡單而單純的傢伙的。

畢竟有句話說的好,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啊?」

桐野明顯愣了一下,對於南辰這個邀請有些不明所以,剛想着拒絕,但看着對方那發自真心的關切眼神後,他點了點頭。

「好啊!」

說到餐館,南辰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助餐,畢竟以他現在的飯量…是絕對能吃回本。

可找了半天,南辰愣是沒看到一家自助餐,內心不免得有些失望。

「超人先生,要不去那一家吧!」

順着桐野的手指,南辰看到一家拉麵館,就是一家普通的拉麵館,但南辰眼前卻是一亮,只因上面的一句標語:

「吃滿十碗免費!」

還能有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