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醫神瞳》[聖醫神瞳] - 第10章

張崇山聽到眾人的質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諸位,陳醫生的醫術,我是見識過的。」

「今天精神病院有一名患者跳樓,就是陳醫生及時救治,才讓患者保住了性命。」

「你是精神病院的醫生?」一名中年婦女質問道。

「我是精神病院外科實習醫生陳凡。」陳凡如實回應道。

「張崇山,你什麼意思,你覺得就連京都專家都束手無策的病情,就憑一個精神病院,還是外科實習醫生的小子,能夠治好的嗎?」中年婦女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我是不會讓一個精神病院的外科醫生,給我老師治病的!」

「我也不會!」

眾人的態度很堅決,尤其是如今盧雲翔早已經油盡燈枯,根本就經不起折騰。

「老常,許姐,你們就不能信我一次嗎?他今天早上,可是在精神病院給患者做了顱內手術,而且現在患者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張崇山卻是焦急的勸說道。

「你說什麼?他做顱內手術?」

「肯定是跟着某個主任醫師做的吧,崇山,你要知道,搭把手和親自手術,那是有區別的。」帶着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說道。

「是他親自主刀,要說幫手,那確實有一個,就是這位姑娘。」張崇山指向陳凡兩人。

「切,這怎麼可能,顱內手術,那可是三級手術,實習醫生,恐怕連手術刀都沒摸過。」

「常主任,你說錯了,他可是精神病院的,精神病院就沒有手術室。」

「對,連手術室都沒有,崇山,你這慌撒的可是有些沒有水平啊。」

眾人戲謔的看着張崇山,似乎都不相信陳凡會是能夠主刀三級手術的醫生。

「唉。」張崇山一臉苦澀的嘆了口氣。

他原本想讓陳凡展露一下醫術,讓陳凡能夠被這些人看中從而調離精神病院。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事情會成為這樣一個結果。

「你面色發暗,右側臉頰有黑色淤塊,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應該經常飲酒。」陳凡看向帶着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說道。

「我是醫療系統的主管,每天的應酬多,喝酒不是很正常嗎?」中年男子戲謔的回應道。

「你是不是時長右側肝臟位置隱隱發痛,時間應該有三個月左右。」陳凡再次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中年男子眉頭微皺,顯然是被陳凡說中了。

「酒精性肝硬化,你還有兩個月的時間。」陳凡伸出兩根手指。

「我今年年初剛做的體檢,身體好的很!臭小子,你再敢在這裡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給轟出去!」中年男子陰沉着臉,憤怒的瞪着陳凡。

陳凡不以為然,指了指中年男子肚臍上方三寸的位置:「你不信,可以按壓一下這個位置,如果是正常人,按了之後,不會有任何反應,但是如果肝臟有問題的,那就會有反應。」

「故弄玄虛,我的身體好的很!」中年男子冷聲回應道。

「常慶,你要不就按一下試試,你看,我按的時候就沒反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