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醫神瞳》[聖醫神瞳] - 第10章(2)

張崇山伸手按在肚臍上三寸的位置勸說道。

「我看你就是被這個小子給洗腦了,他就是個江湖郎中,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畢業的,我按了也不會有事,他就是在……哎呦!」

不等常慶將話說完,一股劇烈的刺痛感,瞬間席捲肝臟。

疼的常慶身體蹲在地上,手死死的按着自己肝臟的位置,就連額頭也流出了不少的冷汗。

「常慶,你沒事吧!」其他幾人見狀,連忙攙扶起了常慶。

「哎呦,疼,疼死我了!」常慶的身體還在打着哆嗦,那股疼痛感,讓他心有餘悸。

「小子,你到底做了什麼?」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向陳凡質問道。

「如果還不信,可以去做個彩超。」陳凡的目光依舊看着常慶。

此時,常慶的心裏有些打鼓,別人按那個位置都沒事,但是他卻疼的死去活來,不由讓常慶有些懷疑。

「我去做個彩超,如果我沒事,你就等着被轟出去吧!」說著,常慶在白大褂中年男子的攙扶下,前往了彩超室。

「陳醫生,老師的病情,有辦法嗎?」看到兩人離開,張崇山向陳凡詢問道。

陳凡屏息凝神,看向了病床上的盧雲翔。

一般長時間昏迷,都是腦部損傷所致,但是陳凡觀察了盧雲翔的腦部,眉頭微微皺起,因為盧雲翔的腦部沒有絲毫的損傷,就連一點腦梗都沒有發現。

這就奇怪了。

陳凡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昏迷不醒,但是腦部沒有受創。」

「這個我們也知道。」房間里的其他人陰陽怪氣的看了一眼陳凡。

在他們看來,陳凡不過就是在裝而已,說不定,就是想要騙一筆錢,但是有他們在,自然不會讓陳凡得逞。

陳凡沒有理會對方,而是再次觀察着盧雲翔的身體。

當陳凡看到盧雲翔的腰間時,眉頭微微皺起,因為問題所在,他已經找到了,就在這打着鋼釘的脊椎。

「陳醫生,怎麼樣?」張崇山再次問道。

「可以治。」陳凡點頭回應道。

「真的嗎?陳醫生,太感謝了你!」張崇山頓時滿臉的激動。

「崇山,你還真信他說的,就連京都專家都束手無策,他竟然說他能治,難不成,他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比京都的專家都厲害?」眾人皆是搖着頭,根本不信陳凡能有辦法。

「我知道崇山你想讓老師好起來,但是你也得尊重科學,一個江湖郎中都不如的小子,你能信他的話?」中年女子勸說道。

「陳醫生,老師到底是什麼地方的問題?」張崇山沒有理會他們,依舊是激動地看着陳凡。

「脊椎的鋼釘,傷到了他的神經,導致腦部神經壓迫,所以才會一直昏迷不醒。」陳凡回應道。

「胡說八道,鋼釘傷到了神經?你知道這鋼釘是誰給老師做的手術嗎?京都的齊老,他可是京都骨科中的權威。」當即就有人反駁道。

「砰!」也就在這時,病房門被人推開,一男一女兩名青年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眾保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