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嬌蕭恆》[沈幼嬌蕭恆] - 第6章 五小姐,秦月兮(2)

眼後,就抬起雙手攀附上他的頸部,緊緊的抱着他。

而她的舉動,讓楚堯失神了。

鬧了那麼久,就為了讓他收回那一句退婚的話,還是她覺得被他退親了很丟人,所以……

想到這,楚堯眉眼間的那抹嘲諷更加強烈,俊顏慢慢的陰沉下來。

而秦漫嬌不知道楚堯這些想法,在她被他抱在懷裡的時候,她貪婪的吸取着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小臉緊緊的貼靠在他胸膛,緩緩閉上雙眼。

楚堯,對不起!

馬車到了京城城門。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馬車外傳來:「福喜,你怎麼又回來了?」

「五小姐!」

秦漫嬌秀眉一擰。

五小姐!秦月兮!!

秦月兮的父親是秦家軍一員,在秦月兮還在襁褓的時候,秦月兮的父親在戰場上替自己爹爹擋了一箭而死。

他爹為了報恩,將秦月兮抱回秦家,冠上秦家姓,視為己出。

可誰會知道,巧言善辨的秦月兮竟然是一頭喂不熟的白眼狼!

秦漫嬌臉色一冷。

就聽秦月兮在外頭說道:「我是打算去金月庵陪伴六妹妹的,是我對不起六妹妹,沒能護好六妹妹寫給宸王殿下的那封情書,害得六妹妹被爹爹懲罰,與太子殿下又鬧的十分不愉快。」

「福喜,快扶我上馬車,我有話要與她說,宸王讓我帶話給六妹妹,叫六妹妹暫且先去金月庵住些日子,等父親氣消了,他再當面與父親解釋。」

馬車裡幽冷的氣勢,一瞬間大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