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庶女狂妃] - 第十章 替你管教

  秋去冬來,自從參加完花燈節,蘇淺如同被府里的人遺忘了一般,眼瞧着天氣漸漸冷了下去,梅苑裡的被褥和炭火也變得稀缺緊張起來。

  「小姐,您今年長高了不少,以往的冬衣怕是都穿不上了,不如奴婢去夫人那領幾件新的吧。」

  蘇淺躺在木椅上曬着太陽,懶懶開口:「你沒瞧見其他院子里連婢女都分發了新的么?
可偏偏就遺漏了咱們這,你覺得這一趟過去能領得到?」

  浣珠憤憤咬着牙,「領不到奴婢也要試一試,小姐您再怎麼說也是侯爺的女兒,她們怎麼能如此對您。」

  蘇淺滿不在意笑了聲,「沒事,我不怕冷,你去後院里領自己的冬衣就好。」

  分發衣服這種事,一般都是由張綉吟做主,但今年卻換成了蘇琪,美其名曰讓嫡女多歷練歷練。

  蘇琪那女人一向看她不順眼,所以暗中做手腳也正常,她好不容易才過了幾天安生日子,沒必要為了幾件冬衣出去鬧騰。

  「行了,我有些困,回房間睡會兒。」

  「好。」

  房間門「砰」的一聲被關起,浣珠看着這間破敗的院子,眼神變得愈發堅定。

  ……

  蘇淺這一覺睡到傍晚時分才起身,原本想喊浣珠弄些水來洗漱,可喊了半天也沒個動靜。

  心裏突然騰起些不好的預感,蘇淺趕緊掀開被子出了房間,發現院子內果然空無一人。

  「該死!」
那丫頭,千萬別是去找張綉吟了。

  正心煩意亂,門口卻冒出個探頭探腦的身影,蘇淺眸光一黯,幾個大步上前擒住了那人的手。

  「誰!」

  「哎喲,四小姐,奴婢,奴婢是浣珠姐的朋友。」
那小丫鬟疼的齜牙咧嘴,臉都沒了血色。

  蘇淺眉頭輕蹙,「浣珠的朋友?」

  小丫鬟連連點頭,「四小姐,您快去救救浣珠姐吧,她被二小姐賞了三十大板,這會兒已經只剩半口氣了。」

  「你說什麼!」
蘇淺臉色驟變,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擱,迅速趕往了蘇琪的院子。

  汀蘭苑——

  蘇琪抱着一隻通體雪白的兔子閑適坐在木椅上,上好綢緞織就的衣衫將身形襯的玲瓏有致,如墨的髮絲披散在身後,一顰一笑皆是數不盡的風情。

  「你可知罪了?」

  渾身是血的浣珠正被綁在一張長凳上,本就瘦弱的蠟黃的臉已經泛着烏青,「奴婢……奴婢知錯。」

  「知錯就好,你一向服侍在四妹妹身邊,我與四妹又感情甚好,你這樣不知規矩的奴才,我可得替她好好調.教才行,免得外人還以為咱們安定侯府里沒規矩,傳出去讓人笑話。」

  浣珠費力的想要掀開眼皮子,可她已經疼的幾乎要昏厥過去,「二,二小姐……奴婢只是想,想給四小姐要幾件冬衣。」

  蘇琪冷哼,「要不怎麼說你這下.賤奴婢不懂規矩?
四妹妹雖說是庶女,可到底也是爹爹的女兒,我身為二姐,還能讓她受凍不成?」

  「奴婢,奴婢知錯。」
浣珠雖已經神志不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