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庶女狂妃] - 第四章 優先皇兄

  貴婦身上穿戴着的,都是不俗的飾品。
蘇淺一眼,便判斷出這位貴婦怕是來自權貴之家。

  她正欲退開,卻見一名拂開行人的侍衛瞪向她,喝道:「看什麼看?
滾開!
別擋道!」

  蘇淺慢聲道:「你這般作為,真是給你家主人丟臉。」

  侍衛還想怒罵出聲,蘇淺悠悠看過貴婦波瀾不驚的模樣,說道:「如今的狗,都可以逞能了?」

  侍衛喝道:「你!
要是驚擾到了我家主子,就不是你輕易能擔待起的!」

  「**。」
蘇淺拍掌道,「好笑極了,我走我的道,如何驚擾了你家主子?」

  正在二人爭執間,一名侍女請示般的看了眼貴婦,得到首肯後,便對着蘇淺說道:「姑娘息怒,是小五說話沖了,我在此為他道歉。
勞煩姑娘讓開一步。」

  蘇淺本是要讓的。

  但她瞥過貴婦不動聲色、矜持高傲的神態,突兀沒了退讓的意思。

  她笑彎了眼,問道:「這條道難道只准一人通行?
我走我的道,難道還驚着他人不成?
這位夫人,您說呢?」

  侍女面染薄怒,「你也配與我們夫人說話?」

  她是料定蘇淺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因為她身後並沒有奴婢侍女作陪,但穿着還不錯,也不知是哪家不懂事的嬌嬌女。

  貴婦淡淡地看向蘇淺,「這位小姐,你要知道,不是什麼話都能說的。」

  蘇淺詳裝困惑,「我有哪裡說錯了嗎?
還是夫人執意要霸道了?」

  她說話都是含着笑意,歪着頭看人有些天真嬌俏。

  但口裡說出的話,卻沒有絲毫忍讓。

  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狗仗人勢的東西都敢欺負到她頭上了,就萬萬沒有忍讓的意思。

  眼見着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貴婦冷冷看了她一眼,拂袖道:「我們進去。」

  蘇淺笑吟吟看着一眾人朝着靈神寺里走去,等這行人進去後,才聽到周圍人的討論聲。

  「那是魏家夫人啊!」

  「這小姐什麼人,竟然敢和魏夫人叫板?」

  蘇淺聞言心裏暗道,京城裡的魏家夫人能有誰?
當然就是當今丞相明媒正娶的正房夫人了,這夫人原本姓甚名誰,她不知道,但是足以肯定的是,原本也是出自一家名門大戶。

  她能在魏家掌權多年,瞧着也是頗有手段的,只是這性子委實太過高傲了些,無怪乎魏丞相納了幾房妾室。

  思忖間,魏家數人已經踏入了寺廟,蘇淺雖然覺得心情被擾,但仍然執意想要進去。

  由於魏家一行人的驚擾,前面上香的隊伍也亂了,蘇淺一進寺廟,就見着裏面幾個蒲團上跪着幾位婦人。

  婦人們正虔誠上香,而其中一位就是魏夫人。

  蘇淺的視線在她身上一掃而過,落在一旁靜靜坐着的主持上。

  她走到主持面前,主持閉目就問,「姑娘可是求籤?」

  「大師未曾睜眼,怎知我是姑娘?」
蘇淺覺得有些奇了。

  主持嘴角微微彎起,「聽聲辨人。」

  蘇淺心裏思索,男女走路的方式確實不一樣,但她是經過特殊訓練的,又怎麼會被輕易辨識出?

  她眼珠一轉,心道,是不是高僧一試便知。
她笑道:「小女確實是來求籤。」

  「所求為何?」

  「未來。」
蘇淺笑了,忽然想起最近的一些煩心事,又道,「姻緣也可一求。」

  主持這才睜開眼,一雙蒼涼、飽經風霜的眼睛淡淡瞥過蘇淺,又從容落下,「抽吧,若是不明白,姑娘可以尋我解簽。」

  「好。」

  蘇淺接過筒子,上下搖晃幾下,只見一根長簽掉落。

  她將那根簽撿起,視線在上面一掃而過,也不仔細看上面的詩句,便將簽遞給主持,微笑道:「煩請大師解簽。」

  她不覺得人生二字可以在此蓋棺定論,所謂抽籤,不過是尋常人圖個安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