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說我結婚了》[算命的說我結婚了] - 第4章 狐女嫁(四)

首先要強調的是,他可不是不尊重外面的黑影。

無論黑影還是身後的女人,其中哪一方似乎都不像是寧封能得罪得起的樣子,所以他內心多少還是有點怕的。

但眾所周知,害怕應該不會露出這麼享受的表情來,那寧封究竟在享受什麼呢?

此刻他在縱享絲滑。

剛剛寧封不是想換下官服換回常服,因此他上半身也沒穿衣服。

這下他可趕巧了!

當女人從他背後抱上來的瞬間,寧封一下子就感覺到了,這女人現在肯定也穿的是十分涼快。

有多涼快?他自己洗澡都不敢穿這麼少。

女人像是筋疲力盡一般往寧封后背上一倒,靠着後背的觸感,寧封立馬就意識到了:

如果自己現在回頭,肯定會被扇巴掌 。

於是他只能憑藉自己多年對人體基礎知識的掌握,好好感受一下身後的女人了。

他清晰的感覺到女人的臉正貼在自己的背窩,女人的肚子正貼在自己的腰上,而她的膝蓋則頂着自己的臀大肌上。

而且他還感覺到了女人的身材應該很好,是好到站直了看不到自己腳的那種好。

可惜屋外的人影似乎不解風情,因為他們似乎感覺寧封這表情是在挑釁自己,於是愈加瘋狂的敲打着門窗。

這時候寧封好像尋思過味來了,這窗外的人影恐怕是衝著女人來的。

雖然寧封的人生信條是不要多管閑事,但是每次當他碰到需要幫助的人時,還是會忍不住的要伸出援手。

這次也是這樣。

他不會允許有人在他面前欺負人。

於是另一隻手則用着生平從未有過的力氣牢牢的抓着行李箱。

儘管屋外狂風大作,還有一群造型詭異的人影咆哮,但他依然堅定的守在女人的身前。

風穿透屋子發出朔朔的響聲,但寧封卻依然可以聽清自己和女人的心跳聲。

那心跳聲就像一顆正在倒計時數秒的定時炸彈,讓寧封和女人感覺到了危險正在逼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但也在這時,一股怪風伴隨着如群狼嗚咽般的尖嘯撞開了夫子廟的一扇窗子。

狂風的聲音瞬間吹滿了整個屋子,這下窗外的人影更加清晰了。

寧封雖然想詢問來人究竟是何用意,但對方像是聽不懂他的話一樣,只是隨着風雨聲一起怒吼。

這時一道電光把整個夫子廟外照的八面見光,一下子也把窗外的人影清晰的照了出來。

這一照,寧封可就徹底放棄了和來人溝通的**。

只見黑影將近兩米來高,整張臉像是個肉球,無鼻無眼,只有一張似笑非笑的大嘴。

可他們見敲開了窗戶後,這群黑影也不進屋,就只是站在窗外往屋內觀望。

寧封一看對方這架勢,着實嚇了一跳,可也未曾多想,只當這是一群什麼喜歡cosplay的異裝癖重度患者,又或者是一群什麼變態來調戲人家姑娘。

見這群黑影沒有下一步動作,於是雙方就這樣僵持着。

可寧封身後的女人卻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看出女人在害怕,寧封便將自己的手放在女人環着自己脖子的手臂上,安慰着她:

「姑娘別怕,有我呢。」

一聽這話,女人似乎真的有被安慰到。

她停止了顫抖,隨後也像是突然間察覺到了什麼一樣,開始有所行動。

只見她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將自己的腳湊到寧封腳邊。

然後寧封驚訝的發現,她的腳怎麼這麼好看!

不是,是她的腳踝上竟然也系著紅色的繩子!

而女人將自己的腳湊到寧封腳邊後,便將系在自己腳上的紅繩的另一端系在寧封的腳踝上。

隨後便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