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說我結婚了》[算命的說我結婚了] - 第7章 洗屋(三)

要說這這幾周發生了什麼?那還得從寧封剛搬完家那天講起。

這次從神州來到代州走的匆忙,沒來得及收拾,也沒啥需要歸置的東西。

但他老家那邊搬家有規矩,你得買完米、面、油、鹽後,打掃一下衛生才能算正式搬家。

由於晚上真的沒有住的地方,出門都要看黃曆的寧封那天也沒選什麼良辰吉日,隨便在周圍的便利店買了盒便當。

便當裏面有米有鹽有肉,就當是米油鹽了,又挂面裝做是面,把這些放在廚房就當搬完家了。

還有最後一個任務:打掃衛生。

就在等微波爐熱便當的時候,寧封也沒閑着。

反正東西不多,他也是閑不住,就開始拾掇拾掇垃圾,掃掃灰什麼的。

不知道是他眼疾手快還是天生倔強,看見了之前中介很緊張的小動物摺紙,寧封猶豫都沒猶豫,直接給扔進了垃圾桶里了。

但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就在這摺紙離開原位的時候,寧封就感到一股惡寒。

而他也沒有注意到,此時他的體內心窩附近,正有一個金色的小光球閃了一下。

接着在他好像在眼角的餘光里瞟見到了什麼。

寧封剛要聚焦去看,就在此時,飯熱好了,微波爐「叮」的一聲,便將他的注意力又拉了回來。

一切的怪事似乎也是從這時開始。

從那以後,每天早上都會有人準時的按響他家的門鈴。

有趣的是,這叫門之人還挺體貼。

基本上就是在他起床後十分鐘之後才按響門鈴,如果寧封今天起晚了,那這人叫門的時間也會遲一些。

就像有雙眼睛盯着寧封每天是幾點起床一樣。

而且每次寧封開門都不見有人的蹤影,但他知道,確實有人來過。

因為在門口的石階上明顯放着一些小禮物:

有時是一捧堪比雞蛋大小的栗子,有時是一捧堪比手指粗細的榛蘑,有時候,則是一些甜的像水果一樣的小番茄。

一連四五天,每天不重樣。

直到第六天,寧封應聲去開門,這回他發現,這位好心人竟然送了一隻奇形怪狀的兔子給他。

這兔子渾身金毛,頭上好像長了一對鹿角,一口的尖牙,看上去就跟剛從福島回來一樣。

這下寧封犯了難。

倒不是因為兔兔太可愛了,他不吃兔兔,他就是單純的覺得處理起來好麻煩。

這要是放生,他害怕駁了人家心意,但要養起來,他更覺得麻煩。

於是給寧封便給它養到院子里,自己吃啥順便也給它弄一口,但它要想走自己也絕不攔着。

怪就怪在,如果它晚上真的走了,那麼等到第二天早上,門鈴響起之時,這兔子又會被人送回來。

而且每次被送回來,兔子的身上又會添幾處新傷。

無奈,寧封只能繼續養着這兔子。

他希望等哪天見了那位「好心人」,他當面道謝的同時再把這怪兔子還給那人吧。

可自打寧封收下了這隻兔子,那人似乎就再也沒出現過。

這難免讓寧封心裏有點空落落的:

「是對方責備自己不懂禮數嗎?」

可當寧封準備了回禮,並挨家挨戶去登門拜訪時,周圍的鄰居都不承認自己做過那樣的事。

而且,當他們聽說寧封是那棟別墅新的租客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詭異又嫌棄的表情。

按理說這事就這麼結了吧,反正家裡院子大,養只兔子也不礙事,更何況人家也送了好些個山珍野味。

別看這事好像不大,這種暖心的小舉動着實感動到了初到代州的寧封。

但感動着感動着,寧封就發現事情不對勁啊。

這怎麼自己想找的人沒找到,但這家裡什麼時候又多出來個人?

多出來的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看不清臉,但是通過皮膚和手的保養程度,寧封猜到對方年紀大概剛二十齣頭。

最開始他遇到女人,以為對方是上一任的房客,可能是搬家的時候有什麼東西落下了,回來取的。

可剛要和女人打招呼,問問對方有沒有什麼自己可以幫忙的時候,寧封發現自己腳上的襪子破了個洞。

為了在異性面前留下些好印象,趁女人不注意,假裝給拖鞋系鞋帶,然後再把襪子上的洞踩在了腳底下,爭取別讓自己那麼丟臉。

此時兩人形成的身高差剛好可以讓寧封看到女人的小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