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蘇白夏淺語最新章節] - 第十一章 淬體液!

第十一章淬體液!
唐安國看着蘇白,心中簡直是翻江倒海一樣震撼,之前他自以為盡量高估蘇白了,卻沒想到這少年竟然是一位不出世的武道宗師!
蘇白這吐氣傷人,摘葉殺人,這一手意味着什麼,在場人可能只有他和邢遠山清楚。能做到蘇白這樣的,已經是武道界泰山北斗的宗師一流人物,放眼大夏,都屈指可數。
唐念微心神震動時,顧不得身上的傷,連忙跑到唐安國面前將其扶起,「爺爺,你感覺怎麼樣?」
唐安國虛弱一笑,擺了擺手,「死不了!」而後示意唐念微扶着自己走到蘇白身前,鄭重抱拳道:「多謝先生救命之恩!之前不知先生乃武道宗師,若有唐突,還請先生勿怪!」
武道宗師?
蘇白輕笑一聲,道:「唐老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唐安國面色鄭重,道:「救命之恩,唐家定當謹記。」他斟酌片刻才道:「今日先生因我唐家結下邢氏大仇,老夫實在愧疚難當!今後先生若有吩咐,唐家定赴湯蹈火,再所不惜!」
兩人又客氣了幾句,只聽遠處一陣嘈雜,唐家的救援終於姍姍來遲。
公路一段早已封閉,一群黑衣人有條不紊的打掃戰場,唐念微從邢遠山屍體前撿起一片還沾染這血水的樹葉,美眸里全是難以置信。
「你就用這片軟軟的樹葉殺了內勁後期的大高手?並且還穿透了他的身體,這怎麼可能?!」
不遠處,兩個倖存下來的黑衣保鏢聞言,對視一眼,看着蘇白時,眼神更是全是驚駭。
他們保護唐安國多年,本以為遇到鷹鉤鼻老者就已經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了,可是再看蘇白,隨手一片樹葉都能殺人,並且快到你槍都掏不出來?
太可怕了!
兩人心中冷汗直冒。
蘇白依舊臉色平淡的道:「一點鍊氣的小功夫罷了,不值一提。」
對蘇白來說,這確實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手段。
其實算起來,唐安國的修為與他相仿,鷹鉤鼻老者邢遠山更是比他還要高一層,理論上來說也能做到。但就像之前說的,武者的內力和修仙者的真元法力,是兩種完全不同層次的力量,就像豆腐和鋼刀。鋼刀輕輕用力就可以劈斷樹枝,豆腐哪怕用的力再大,也只能在樹身上撞的粉身碎骨。
所以蘇白哪怕只是凝氣中期的境界,也能把真元灌注到柔弱的柳葉上,讓它硬如鋼鐵,似子彈一樣射穿邢遠山的身軀。而邢遠山等人的內力可能剛外放數寸,就煙消雲散,這就是質量的差別。
「對於先生來說是雕蟲小技,但對我等來說,真是神乎其神的宗師手段啊。」
唐安國感嘆道他雖然身居高位,但一直嚮往武道,惜資質平平。
而大夏雖大,武道宗師也是鳳毛麟角。以他的身份,也很難求到宗師指點。如今見到一個如此年輕的宗師,簡直就像是做夢一般。
蘇白心中一動,問道:「你說的宗師,也能做到我這手?」
「這是自然,化境宗師乃武道頂點的人物,已經完全超脫了凡人,內勁外放,於十數步外殺人,也並非難事。」唐安國點了點頭。
他忽然反應過來,奇怪的道:
「先生身為宗師人物,不知道這些?這都是武道界的常識啊。」
蘇白聞言心中暗道,原來這是內勁嗎?
想要將這種鬆散的內勁凝練到外放殺人,至少得突破到神通期吧。
這麼說,所謂的化境宗師就相當於通玄期的武道高手了?而且聽唐裝老者的說法,好像這宗師數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