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紀行》[宿命紀行] - 第0章 前言(背景與設定)

漫漫歷史長河。

人類早已在生物學找到探究生命的入口,自身種族之所以能夠長存於世,皆是依照自然規律。

基因遺傳、細胞繁殖,孕育生命在星球中不斷成長和進化,終於有了現在遠超其他物種的優勢——

情感、記憶、智慧、學習能力……

日新月異、萬象更新,歷史得以見證無數奇蹟。

科技進步,城市愈漸發達,一切事物都朝着美好方向穩定前進。

直到命恆歷2100年2月,災難之始。

兩束流光同時墜入,整個世界格局支離破碎。

一束落入西半球海洋,使其成為知情人談之色變的禁區。

另一束落入東半球陸地,並且是人族、妄族和嫣族三者共存,整體科技水平與經濟實力都最為發達的地區中心。

從此十域之名不復存在,世界領土僅剩七域。

即便是存余的七域也未能完全倖免,各自被毀去大量領土,其中以紅塵域最甚,宛如被一刀斬斷,失去整個半域。

然而真正給三個種族倖存者帶來無盡絕望的,是那不知某日突然現世的七柱。

七根暗紅光柱圍繞毀滅三域矗立大地,它們相距七域最前線不過十公里,即便在城內,也能清楚看到那抹龐大暗紅直入雲霄,重重壓迫心臟。

以七柱為限,徹底隔絕開兩個世界。

與此同時異變驟現。

柱內湧現暗紅光暈,猶如滔天巨浪一圈又一圈緩慢向外擴散,似是要席捲柱外世界。

本着對陌生事物恐懼,在這移速並不快的光暈籠罩城市前,倖存生命紛紛向後逃離。

直到撤退數十公里,暗紅光暈似乎到達擴散極限,逐漸淡化至消失。

儘管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也有極少數人懷着好奇試圖去接觸它,希望能獲取些有用情報。

他們一點點向前靠近,任由已近乎消散的暗紅光暈透過身體,可隨着時間流逝,卻如同被奪去靈魂般陷入獃滯狀態,任憑後方呼喊也沒有回應。

接下來的時間,接觸者就像亡魂一樣在光暈邊緣徘徊,直到幾個小時過去,躲在後方的觀察者眼神流露驚恐。

因為接下來出現在他們面前,是接連不斷的肉體驟變。

七柱出現開始,暗紅光暈擴散持續整整一天,如同柱內紅芒隨光暈被釋放出來,直到最後柱體顏色趨於暗淡方才停止。

可暗紅擴散邊緣外的城市,已是人間地獄。

所有主動接觸者,紛紛變異成扭曲猙獰的怪物,瘋狂衝進後方城市內。

十天之後,這裡成為了一座空城。

……

短短半年,暗紅光暈散布範圍逐漸擴大,七域領土不斷收縮。

生死存亡邊緣,沒有時間供倖存者計較立場。

儘管所屬不同種族,三族也選擇放下彼此隔閡,至此世界生命凝聚一心,共同迎擊敵人,否則未來結局無從設想。

兩個世界間環形地帶化作無情戰場,老弱婦孺退居後方,無數年輕生命堅守在最前線,抵禦恐怖生物。

自此拉開人類、魔族、精靈三族組成聯盟和怪物戰爭的序幕。

短短一月,聯盟組織起情報線,終於以慘重代價摸清了敵對生物基礎特徵。

沒有理智、無法溝通,唯一行動目的只有屠戮生命,相處距離足夠遠才能避免引起它的攻擊。

沒有任何弱點,肉體極其強悍,身體覆蓋暗紅宛如盔甲,讓人驟然聯想到七柱擴散的光暈。在體表暗紅光暈防護下,被重武器擊中也只能留下傷痕,隨傷勢加重行動愈漸遲緩。

精力無窮、不知疲倦,更令人難以置信,是那駭人聽聞的恢復能力,即便被轟殺至碎裂也不會徹底死亡。

根據戰場人員觀察發現,怪物傷勢痊癒,取而代之它們身上覆蓋的暗紅光芒趨於消散,之後短暫陷入沉睡。然而不久便能重新凝聚暗紅再度蘇醒。

那片暗紅……究竟是什麼?

聯盟堅信這線索至關重要,能夠幫助自己解開難題,但除此之外,再難獲取任何有用情報。

這是聯盟處境極為艱難的半年,任何一場戰鬥結局都不會有例外。

因為始終無法消滅怪物,它們的存在就像籠罩在世界上揮之不去的陰霾,散發無窮絕望。

每月一次暗紅潮、武器和生存資源短缺、內部秩序混亂……聯盟面臨的危機,遠遠不止怪物本身。

命恆歷2100年10月,近乎死局的戰爭迎來轉機。

聖心域戰場,一名人類手中凝聚七彩光芒。

他用象徵希望的光輝,成功抹消了怪物表面暗紅防護,也完全融化掉其軀體。

這份特殊的力量,能夠徹底抹殺敵對生物!

七彩光芒的出現終於撥開連綿不斷烏雲,為聯盟帶來一縷曙光。

消息傳遍各域戰場,振奮着每一個生命的心,似乎經歷半年多黑暗,聯盟終於能夠扭轉戰局。

可幾天之後,以那名男人為首的清掃行動告破,甚至他本人也隕落在戰場上。

一隻怪物形態近似猩猩,從戰場側邊森林突襲來。

它不斷揮舞雙臂,蠻橫衝撞搭設的障礙物,輕易突破重重包圍。最終雙拳揮下將男人轟殺,就連地面無法承受恐怖巨力,深深碎裂凹陷。

真正擊碎人們希望並非怪物的力量,而是它拳頭覆蓋暗紅,瞬息消融掉男人手中七彩力量……

半天時間過去,怪物在重武器集中火力攻擊下奄奄一息,隨後倉皇逃離戰場,大戰得以落下帷幕。

正是男人的死,讓高層重新意識到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