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紀行》[宿命紀行] - 第2章 哀歌

凜月搖心中默然,右手腕再次幻化六彩光環,面色歸於平靜。

相較先前七彩,缺失灰芒浮現虛空,隨即一柄長約二尺灰色短刃落入手中。

生命天賦獨一無二,在命之力的世界也不例外。情感受世界眷顧成為更純粹、更強大的眷情,命之力能夠為使用者賦予千變萬化命形!

彰顯暴怒之黑。

隱藏哀傷之灰。

極盡憎惡之青。

展露恐懼之白。

昭示快樂之金。

瀰漫憐憫之藍。

代表哀傷情感的短刃此刻灰色極盛,如同擁有靈性一般,揮動間隱隱若現刃光短暫凝滯空中。

緊握哀傷命之力凝聚短刃,凜月搖重新運轉全身力量,以極快速度朝獸形戮衝去,兩人距離不過二十米,幾乎下一瞬短刃逼近,便能直刺獸形戮胸口。

面對迎來攻擊,獸形戮徹底狂亂,舉起雙爪成拳狠狠砸下。

即將被獸形戮雙拳擊中前,六色光環再減一色!

鐺——

通體漆黑重劍自前方浮現,角度偏向獸形戮,傾斜墜下直插入地面。凜月搖右腳猛踏重劍,將其作為跳板一躍而起。

躲過襲來重拳將地面擊得粉碎,隨後他在空中旋轉身體,右手短刃揮動間刃光浮現,形同灰色光輪朝獸形戮頭部猛烈斬下。

「喝!!」

灰色急速放大,獸形戮毫無防備。

暗紅戮之力輕易破開,揮落短刃將其頭部斬出一道深深裂痕!

吼——

慘烈嘶吼聲回蕩在街道,獸形戮失去理智,軀體不受控制般瘋狂暴動,雙拳霎時提起。

糟了!

命之力化作流光,如鎧甲般攀附全身。

儘管反應極快,凜月搖右臂灌注力量扭動腰肢,試圖藉機跳開躲避攻擊,但頭部依舊閃躲不及。拳頭破開重重防護,剎那間擊中他的右臉。

砰——

凜月搖如遭雷噬。

整個人被恐怖力量擊飛,將街道一側大樹攔腰撞斷,無力翻滾幾圈後癱倒在地。

七彩光環消散。

大腦不斷嗡鳴作響,體內如同骨頭寸寸斷裂,勉強保住一點清醒意識已是極限。凜月搖微微睜開雙眼,視線混亂看着暴動扭曲的獸形戮。

頭部裂痕無法再生,戮之力兇猛沸騰,自上而下一絲絲消融,顯然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沒有任何想法,也沒有所謂敗者頹然,只剩下軀體依據本能強烈掙扎,儘管一切都是徒勞。

……

哐!

一側房門驟然推開,兩名少女從門後跑出,渾然不顧遍地碎裂石塊和前方猙獰怪物,朝向不遠處中年男女跑去。

「爸爸!媽媽!」

兩名約莫十四五歲少女跪倒在男女身側,稚嫩哭喊接連不斷,淚珠大顆滑落臉頰,浸濕髒亂衣衫……

「爸爸媽媽……快……看看小瑾……你答應過,我們……我們……」

「不要……不要啊……小璇一定……聽話,再也不……不會……嗚……不要丟下我……」

少女無力握住男女溫潤雙手,可任憑如何哭喊,面前慈愛父母都陷入永恆沉眠,再也不會醒來。

眼睜睜看着一個家庭支離破碎,凜月搖心底湧現深深絕望——

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啊。

如果不是自己遲疑,之前動手沒有徹底抹殺它,這兩人就不會因此受到牽連而死。如果不是一直隱瞞這份力量,災難爆發前獨自離開,也不會讓父親被奪走情感,深陷以為失去了唯一孩子的絕望。

還有那個戮……引發這一切災難的根源。

寂滅星!

毀滅琰院,引發大火吞噬無數無辜生命,在雨霽城一片混亂中瘋狂抹消情感,使大量人類在絕望中墮化為戮,包括……自己的父親。

忽然凜月搖一陣顫動,眼神恐懼,開始不留餘力移動着近乎殘廢的身體試圖再站起來。可由於傷勢嚴重,尤其剛才未能完全撤回命之力護住全身,導致頭部承受那拚死一擊,此刻大腦意識仍舊處於混亂,整個人狀態已然油盡燈枯。

獸形戮一邊掙扎揮動雙爪,一邊緩慢向兩名少女重蹋而至。

察覺到危險靠近,二人猛然抬頭,面色驚恐看向不遠處……狀若癲狂般恐怖怪物正逐漸逼近自己。

一名少女果斷放開父母,轉而奮力扯住另一名少女右臂,想要將她拖離這裡。

「小璇!快走……快走啊!快——」

「不!我才不要……我不,我不離開!爸爸,媽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