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願學乖:手握大女主劇本的姐姐們》[她不願學乖:手握大女主劇本的姐姐們] - 第 2 節 姐姐,我賣藝不賣身

今天是我的婚禮,新郎卻遲遲沒有出現。
吉時已過,新郎打來一個電話,說他有事耽擱了,趕不過來,讓我處理一下。
我冷笑,誰給他的臉?

掛了電話,我直接租了一個男人回來,把婚禮辦的完完整整。
1我與蘇揚是家族聯姻,滿十八歲時便與他訂了婚。
我是獨生女,更是溫家的繼承人。
我從未談過戀愛,時間都用來工作,但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到處傳言我對蘇揚深情似海,非他不可。
其實我對蘇揚的要求並不高:一.最起碼的尊重。
二.婚後不出軌。
但他,似乎一樣也沒達到。
 今天是我們的婚禮,他卻遲遲未到,只打來電話,一個解釋都沒有,一句有事來不成,讓我安排一下。
語氣是那麼理所當然,難不成他真以為我非他不可嗎?
耳邊,閨蜜桑田田第 N 遍大罵蘇揚:」蘇揚那個王八蛋什麼意思?
都什麼時候了還不來,再不來咱們乾脆換人,男人老娘那兒有的是……」我望向她,輕笑了一聲:」好。」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眼神略微發直:」親愛的,什麼意思?」
我淡淡道:」新郎換人,從你那兒租一個。」
」姐妹,說真的?」
她雖然這麼問,但是眼眸中已經散發著興奮的光芒:」放心,半個小時內姐保證給你搞定,讓蘇揚那個王八蛋吃屎去吧。」
田田的效率是真高,十五分鐘後一個男人進了新娘化妝間。
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腦子裡只有四個字——肖戰同款!
我知道桑田田那兒的男孩個個優質,但是沒有想到能優質到這種程度。」
田田應該都跟你講清楚了嗎?
婚禮救急,讓人來假扮一下新郎。」
強行拉回了差點一去不復返的心神,我開始說正事。
他呆愣了一瞬,乖乖地回道:」嗯,都聽姐姐的。」
我很滿意,直接帶着他去了婚禮大廳。
我們牽手走上了正中間的高台,微笑着對已經急出一身汗的司儀介紹:」這是新郎……」我介紹了一半才想起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卻像是明白我的心意一樣,接話說:」江凌雲。」
」晴晴,你幹什麼?
這種事是能胡鬧的嗎?」
蘇揚的母親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直衝到我面前。
我心中冷笑,婚禮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蘇揚的母親先前沒有絲毫着急,這回倒是知道急了。
她對我大聲吼道:」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揚揚他有很重要的事情……」」阿姨,若是去醫院照顧別的女人比自己的婚禮還要重要,那麼這個婚禮真的不適合他。」
我語氣委婉,算是顧及了兩家臉面。
其實一個多小時前,我就收到了一張蘇揚跟一個女子在醫院的照片,我本沒太在意。
但是看到此刻蘇揚母親因為慌張而躲閃的眼神,還有蘇揚父親滿臉尷尬的神情,我忍不住笑了。
敢情他們一家人都知情,卻獨獨瞞着我?
真是諷刺!」
我的婚禮,他既然不能來,那就換人,婚禮開始。」
明明是他們蘇家的錯,他們竟然還這般理直氣壯地指責我,真是可笑!
蘇揚的父親拿着電話走了過來,對我說:」晴晴,你別鬧了,蘇揚打電話過來了,你跟蘇揚說清楚。」
」叔叔,不必了。」
」好,溫若晴,算你狠,你最好別後悔。」
蘇揚的母親見我主意已定,放了狠話,帶着親朋好友離開。
後來的婚禮,江凌雲表現得特別好,他顏值高,知進退,比蘇揚勝出太多。
若非我早知道他是桑田田帶的藝人,我都會以為他是個大人物,畢竟他身上那種處變不驚的氣度很唬人。
我暗暗想着他這演技必定會大火!
2我家人對江凌雲超乎我想像之外的滿意,恨不得讓我跟江凌雲原地生娃。
婚禮結束後,我拿出手機,看到有二十幾個未接電話,都是蘇揚的。
我直接把他所有的聯繫方式拉黑。
江凌雲望着我,唇角明顯勾起了笑:」姐姐,你這麼對前任,我很開心。」
我看了他一眼,前任不前任的跟他有關係嗎?
我開了一張支票給他:」你今天的出場費,謝了。」
他今天表現實在太好,我給的出場費也不能少。
他卻沒接支票,而是拿出了一份合同:」姐姐,我是簽了合同的。」
我拿過合同大略地看了一下,看到需要做一年的同居夫妻時,我直接傻了眼。
關鍵是合同上有我的簽名,還有我的個人印章。
桑田田搞的什麼鬼?
我趕緊給她打電話,但是卻怎麼都聯繫不上人。
我真的是徹底懵逼。
我怎麼能霍霍人家這如花似玉……年少有為的五好青年呢?」
這事你別管了,我會跟桑田田說,你先回去吧。」
江凌雲望着我,表情認真又執着:」姐姐,合同是我親自簽的,我必須履行,所以我必須跟着姐姐。」
說完,他又弱弱的補了一句:」姐姐,我現在沒有別的地方去。」
我望着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問道:」你就是桑田田最近簽的那個藝人?」
我前幾天聽桑田田說過剛簽的一個藝人,本身條件特別好,但是家庭條件特別糟糕。
父親酗酒賭博還家暴,母親受不了跑了,父親便經常打他泄憤。
江凌雲愣了愣,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是。」
我有點同情他了:在那樣的一個家庭長大,他還能這般出色,挺不容易。
 於是重新拿出一張支票,打算多給他一倍的出場費。
他卻十分認真地強調:」姐姐,我不需要你可憐,我跟姐姐是簽了合同的,合同簽了就必須履行。」
我心一梗,他這是說他自己呢?
還是說我呢?
我怎麼感覺他更像是說我?
畢竟這合同上同樣有我的簽名。
他還在繼續:」姐姐,你也知道合同這東西一旦簽了,它就是即時生效的,簽約的兩方都該履行,我自是不會勉強姐姐,但我必須做到……」在他一番強大的言語攻勢下,我似乎唯有帶他回家一條路可走。
我都懷疑我是被他 ** 了,因為我把他帶回家時其實還是有些懵的。」
姐姐,喝點水。」
」姐姐,吃水果。」
到了家後,他很是殷勤的幫我倒水,削水果。
乖得不行!
3這個時候,坐在我身邊的江凌雲突然來了一句:」姐姐,其實我賣身不賣藝的。」
我剛喝了一口水,差點直接噴了出來。
我強咽下口中的水,轉眸望向他。
他的身子微微向我靠近了些許,他的聲音聽起來磁性又誘惑:」今天是我們的新婚夜,姐姐不想做點什麼嗎?」
我呆愣了一瞬,然後直接笑了,他這是覺得已經成功住進我家,都不用掩飾了?
直接開撩了?

雖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