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麻將館》[太平麻將館] - 第2章

下面還有一行字:「萬一四個人跟着出了西風,則本局牌不要說話。
如果門外有人喊你名字的時候,請千萬不要答應。」
「故弄玄虛。」
我暗暗吐槽了一句。
但是不知為何,我有點害怕,下意識收回西風這張牌,然後問站在我和女房東中間的老頭:「啥意思啊?」
老頭雖然白髮蒼蒼,但是有一股神奇的電車痴漢的氣質。
他戀戀不捨收回目光,回到躺椅上,含糊不清地說:「沒啥意思,守規矩就好。」
我聳聳肩,沒繼續問。
因為有美女房東在,麻將桌上熱鬧了很多。
兩個男同學瞬間社交牛逼症上身,段子齊飛,逗得美女房顫身嬌笑。
不過我沒怎麼參與,時不時地跟大臉貓發微信聊天。
其實我對大臉貓有點意思,一張略帶嬰兒肥的臉,滿臉的膠原蛋白,很可愛,只不過在校期間總是一副男孩子打扮。
畢業之後倒是逐漸散發女性魅力。
但是不知道她對我有啥意思。
她性格直爽,跟很多男生關係都不錯。
要是我貿然表態,萬一發現我是剃頭挑子一頭熱,那就尷尬了,擔心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
「那女的誰啊?
好漂亮啊。」
「我房東,白姐。
你得多跟白姐學學啊,口紅腮紅啥的,支棱起來。」
「你家白姐那股子妖嬈的女人勁兒,學不來啊。
你不會被她迷住了吧?
房租,肉償?」
「我倒是想,人家白姐不願意。」
「哼。」
打到午夜十二點時,大家都累了,推開桌子,各回各家。
兩個男同學約白姐出去宵夜,但是被白姐婉拒,只好訕訕一笑地走了。
我也走出麻將館。
白姐跟過來了,說:「小許,你是藥學的吧?
我老公給我寄了幾盒進口的葯,看不懂,能幫我看看用法嗎?」
我沒想太多,下意識地說:「可以啊,不過學校教給我的東西都還給老師了。
不能做太多指望喲。」
「總比我一竅不通要好。
要是當初能多讀書就好了。」
白姐喃喃道。
「什麼葯啊?」
我沒聽出她的落寞,以直男的本能問道。
「治療抑鬱症的。」
白姐說。
「啊?
你有抑鬱症?」
我忍不住扭頭看着白姐。
她這顧盼生姿的,根本瞧不出有抑鬱症呢。
「是啊,你都不關心我啊。
老毛病了。
有時候挺嚴重的,我爹媽非要送我去看醫生。
我不願意去。
我老公就給我買了進口葯。」
「原來如此。」
「走吧。」
太平花苑是個老舊的小區,所在的太平街在二十年前算是繁華的商業街,只不過這些年迅速地沒落了。
老小區,老房子,最高樓才六樓,也沒電梯。
白姐在太平花苑有兩套房,一套303,我和一個校友合租 這個校友大我一屆,平常晝伏夜出,神出鬼沒。
也不知道在幹啥。
他之前的室友搬走了,便邀請我過來住。
另外一套是樓上的403,白姐自己住。
說起來,我還沒來過白姐的房間,當初簽合同也是在303交的。
白姐一打開門,我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在學校住慣了男生宿舍,畢業後也是兩個臭男人住在一起,聞到這股香味自然沁人心鼻。
大半夜的,來到獨守空房的美女的閨房,這豈不是讓人心旌搖曳啊?
而且白姐的丈夫長期不在家。
這…… 我不由得想入非非。
但是想到大臉貓,我悄悄掐了一下大腿,提醒自己:不能當渣男啊!
雖然這是自封的渣男。
白姐給我拿了雙拖鞋,讓我隨便坐。
客廳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