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醫妃太囂張》[替嫁醫妃太囂張] - 第1章 霸王硬上弓

東離國,上京城北邊荒廟內。
四處雜草叢生,廟內破敗不堪。
「姐姐,過了今天,你就再沒機會肖想太子哥哥了。」
「因為沒人會要一個失貞的盪貨!」
這些聲音吵醒了許錦姒,她猛然睜開眼,看到一雙粉色繡花鞋,她抬頭一看,一個身着粉紅色齊胸襦裙的女子,正居高臨下,耀武揚威地猖狂大笑。
再看周圍,都是掉泥的菩薩塑像。最關鍵的是,她趕緊口乾舌燥,渾身燥熱,身體也不自覺緊了緊。
那女子猛然蹲下身子,一手捏住自己的下巴,眼神中帶着得意道:「姐姐放心,等會兒我找來的人一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又色厲內荏道:「只有你失貞,受萬人唾棄遺臭萬年,我才能成為相府堂堂正正的嫡女。」
隨着身體燥熱感愈來愈烈,許錦姒腦子一熱,一幅幅畫面湧入腦海里。
她可是二十二世紀的神醫,沒想到竟然穿越了,還成了架空國的相府嫡出大小姐。
眼前這人是自己繼母之女許初夏,可恨的是,她平日里對自己百依百順,心裏卻嫉妒原主與太子卿卿我我,她便狗急跳牆,把原主騙到這裡,給她餵了葯。
因原主乃丞相原配所生,所以只要有原主在,所有人都會記得許初夏乃繼室之女,繼室在原配面前,永遠都只能是個妾。
「想算計我?你本事還差了點!」
許錦姒視線落在許初夏腰間的小紅瓶上,立刻起身,如同地獄的修羅,帶有強大的壓迫感,步步緊逼許初夏。
「你……你想做什麼?」許初夏瞳孔放大,後背一涼,慢慢往後退。
電光石火間,許錦姒就從她腰間摘下了小紅瓶。
「當然是你想做什麼,我就想做什麼了。」
緊接着,許初夏雙手如同大鉗子,根本沒給許初夏任何招架之力,單手捏住了許初夏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