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刀客》[屠魔刀客] - 第1章 開掛是強者的基本條件(2)

被這強大的衝擊力砸出眼眶。

趙兆絲毫不去確認戰果,他徑直走向村子中最高大的那幢建築——祠堂。

途中又遇到幾隻形態各異的妖魔,趙兆閑庭信步一般將它們全部砸死,甚至沒有浪費什麼時間。

一腳踹開祠堂大門,趙兆正看到一對母女跪坐在祠堂前,見有人進來,立刻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這母女二人看起來衣服還算整潔,也沒什麼補丁,大約是村裡的大戶。

那母親見來的不是妖魔,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人時,如釋負重般地長舒一口氣。

她站起身來,拉着女兒走到趙兆身前,笨手笨腳的行了一禮,道:「多謝這位…這位少俠出手相救,民女李翠和女兒李花謝過恩公!」

說著,她推了推身旁那個獃獃站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讓她行禮。

趙兆擺擺手道:「謝倒是不必謝了,不知道你身上帶沒帶手帕之類的東西?」

李翠聽罷,連忙說道:「有的有的!」

說完,連問都不問,就從懷裡拿出一塊疊好的碎花手帕,遞給了趙兆。

似乎是想起這手帕是自己的貼身之物,那李翠還臉紅了幾分。

趙兆看了看她旁邊的小女孩,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沒救了。」

說罷,他把手帕打開,當做蓋頭搭到小女孩腦袋上,對她輕輕說道:「小姑娘,閉眼。」

然後就抬起手中撬棍,將撬棍的尖頭對準李翠的腦袋,猛地刺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金屬撬棍強大的衝擊力直接打爆了李翠的腦袋,她的半個天靈蓋,混着腦髓和血液直接飛到祠堂案几上,打翻了不知道哪位先人的排位。

那個小女孩聽到聲音之後,渾身一顫,她能明顯感受到那血漿腦髓濺到手帕上後冰冷腥臭的感覺,可即便如此,她也死死閉着眼睛,咬牙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早就知道那個女人已經不是自己的娘親了,自己的娘親手不會那麼僵硬冰冷,更不會咬的自己胳膊流血,自己明明已經那麼疼了,她卻絲毫不鬆口。

這個陌生的男子幹了什麼,小姑娘已經猜到。

自己的娘親死了,但自己終於可以活,小女孩李花在為母親的死亡悲傷前,首先感到的是劫後餘生的欣喜。

趙兆並不太懂女孩子這種細膩的感情,他看着在被串在撬棍上瘋狂蠕動的白色肉蟲,輕啐一口。

這玩意兒叫傀儡妖,危險等級D+。它外表有點像豬肉滌蟲,會通過各種方式進入人體,然後寄生在人腦內。幼蟲成長期間,會不斷啃食人類的大腦,然後用一部分組織代替大腦的功能。

這些傀儡妖會像操控傀儡一樣操控人類,而一般人沒有戒備之下是看不出來其中古怪的。直到這玩意兒成年後,它就會發出一種特殊的波,吸引附近的妖魔,隨後便是血腥的屠戮。

趙兆上一次輪迴,就是死在這玩意兒的偷襲之下。

他把傀儡妖本體甩到地上,一腳踩碎後徑直走向供奉先祖牌位的案幾,遵循着內心的感覺,他從一大堆牌位里拿出一個靈牌,想也不想地直接捏碎。

「噹啷~」

一把石刀一樣的黑色物體掉在地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