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穿越成了太子》[王安穿越成了太子] - 第3章

第3章

聽到兒子這樣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絲狐疑。

不對啊,怎麼這麼輕易就接受了?

自家兒子自家知道。

雖然這小子平時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說話大點聲都不敢,可一旦聽到要考試,哪次不得硬着頭皮向他求饒?

可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幾個字:「皇兒,你不會是……腦子也摔壞了吧?」

炎帝記得,王安當初是被人從馬背上射下來。

若是摔壞了腦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這,不由悲從中來。

老天爺,我王禎這是造了什麼孽啊,你要這麼懲罰我的兒子?m.9biquge.com

有什麼報復你沖我來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卻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樣子:

「回父皇,兒臣腦子沒壞,兒臣只是想到,父皇為了此事,一定沒少受群臣非議,所以……兒臣一定要為父皇爭口氣,保住我皇家顏面!」

這並不奇怪,雖說前任是個行事肆無忌憚的大紈絝,但對於自己的老爹,卻從小帶着幾分畏懼。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這副乖巧模樣。

只是,炎帝卻震驚了。

這家兒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書本都讀不順一句完整的話。

可如今,竟能說出這麼有條理的話來?!

這讓炎帝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自家的兒子,肯定腦子摔壞了,也就是俗稱的腦殘。

不過,腦殘好啊!

和他往日不學無術,愚不可及的表現比起來,如今雖然腦殘,卻反而看起來更加正常了。

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贊道:「好!不愧是朕的兒子,就是有志氣!」

頓了頓:「朕答應你,若你能奪得頭籌,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一件事。」

「多謝父皇,兒臣一定竭盡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趕緊打蛇隨棍上。

皇帝的許諾,可是意義非凡,對於自己將來的發財大計,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儘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兒子信心滿滿的樣子,炎帝仍生出幾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時間有限,皇兒好生準備一下,朕還要去往坤寧宮,將你腦殘……咳咳……醒來的消息,告訴你母后。」

說完便離開了房間。

「走那麼快乾嘛?做賊似的……我還沒說代我向母后問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這時,門外小心翼翼進來一道身影。

這是前任還算信任的兩個下人之一,侍讀太監鄭淳。另一個則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鄭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聲,衝過來撲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淚糊了他一身。

「嗚嗚……太子殿下,你總算醒了,奴婢還以為……還以為……」

「滾!本宮還沒死呢,號喪啊!」

王安頓時臉就黑了,要不是沒有力氣,他非得一腳將這混蛋踹下去不可。

「殿下息怒,奴婢這是高興,呵呵……高興!」鄭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他唇上殘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陣厭惡,擺了擺手:

「行了,本宮沒事!彩月,去給本宮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詩詞文章,本宮要用!」

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號稱京城第一才子。

明日掄才大典,最強的對手就是他。

彩月應了一聲,匆匆轉身出門。

半個時辰後,恵王發表過的詩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

「就這……」

王安隨意挑選幾篇看了,便丟到一邊。

水平倒還可以,只是斧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讀過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雲泥之別。

不知道前世那些詩詞大賢,知道自己用他們的大作,吊打恵王,會不會氣得從棺材板里跳出來,大罵自己殺雞用牛刀?

跳就跳吧,難道他們還能穿越時空不成?

王安打了個哈欠,才發現天已經快黑了,一陣疲倦襲來,直接倒頭就睡。

長夜漫漫,獨自安眠,鋼鐵直男睡覺的習慣,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次日一早,天剛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監總管李元海來東宮,奉旨讓王安起床。

對於這家這個兒子,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