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總裁靈魂互換了》[我和總裁靈魂互換了] - 第10章 例假

冷辭走秀去了。

沈思燃照舊幫冷辭上班,坐在總裁辦公室,沈思燃喝着可樂悠哉悠哉看着文件。

「我這業務還真是越來越熟練了啊!」沈思燃感嘆道。

她有時候還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該回去幫老沈了。

罷了,等她在模特圈玩夠了先,膩了就滾回去繼承家業。

手機鈴聲響起,是謝琳。

「謝阿姨?」

沈思燃趕緊接通。

「喂,媽?」

「阿辭啊,明天就是聚餐的日子了,記得回家吃飯啊!我和你沈叔叔還有溫阿姨可是約好了的。」

「不是去燃燃家裡嗎?」她差點就忘了。

「你溫阿姨覺得燃燃很少來我們家,就想着讓她過來我們家裡玩玩。」

「你也別太累了,工作固然重要,也要顧着身體。」謝琳叮囑。

「知道了,媽。」沈思燃應下。

掛斷電話後,沈思燃低頭髮微信給冷辭。

【Ci:你媽打電話給我說改去你家吃飯。】

等了一會,冷辭沒有回復,沈思燃放下手機繼續看文件。

*

「現在安排一下出場順序。」

「思燃待會壓軸出場!」張導高聲說。

綵排過兩遍之後,冷辭接過秦時遞過來的冰美式,拿起手機坐下準備化妝,看到沈思燃發的信息。

他回,【R:好。】

那邊很快回復,【Ci:一切正常吧?】

【R:正常。】

【R:剛綵排完,在化妝。】

【Ci:那就好。】

【Ci:到時候我們一起過去,我對你家還真沒什麼印象。】

【R:好。】

【R:結束走秀後再找你。】

「你給誰發信息呢,這麼認真。」

「沈思燃。」冷辭順口回復。

愣了一下,補了一句,「的男朋友,冷辭。」

互換兩個多月了,還是沒完全適應。

「我說你是真的狗,還要強調一遍,秀尼瑪呢!欺負單身狗!」秦時怒。

秦時從蔣清那裡也知道了沈思燃脫單的事情,她不禁感嘆,女人心海底針,前腳說是朋友,後腳就變成了男朋友。

「不過我可提醒你一句啊,你還是要把重心放在事業上,我有把握,你日後的人氣會更加火爆。」

秦時有些擔心沈思燃因為談戀愛就放棄一些東西。

「我知道的。」冷辭回復。

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換回來,兩個多月了也沒有找到什麼頭緒,看來之後真的要再試試什麼方法才行。

冷辭正在默默思索着,沈思燃電話打了過來。

「你說,我裝成你去吃飯還有沒有別的注意事項?」

「沒有,少說話就好。」為了不影響化妝,冷辭戴上了耳機。

「萬一你爸媽說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怎麼回答?」沈思燃就是擔心這個,像那天她爸那樣子就糟糕了。

「你反應快,搪塞過去就好了。」冷辭是完全不擔心的語氣。

「而且到時候我還在你旁邊呢,可以圓過去的。」冷辭安撫道。

他們再怎麼覺得奇怪,也不會想到他們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敢情這是典型皇上不急太監急?

「公司有沒有什麼棘手的事情?」冷辭問道。

「這倒沒有,我都能處理,有問題再找你。」沈思燃聲音中帶了些傲嬌。

「不錯,你不回去繼承公司,真是可惜了。」聽着電話那頭沈思燃略有些得瑟的語氣,冷辭嘴角微微上揚。

他可以想像,如果沈思燃有尾巴,電話那頭已經搖起來了。

「我要是回去了,第一個打壓的就是你!」沈思燃懟道。

「手下留情!」冷辭接梗。

「你還有多久開始?」

「五分鐘吧,壓軸呢。」

「我當然是壓軸!」沈思燃傲嬌。

不過她最近有點發愁,換回來的一點頭緒都沒有,雖然互換的過程挺愉快的,但總不能一直這樣子下去吧?

難道真的要互換身體度過餘生?!

*

「燃燃,你準備好了嗎?快到你出去了。」秦時推開化妝室的門。

「可以了。」

冷辭摸了摸隱隱作痛的小腹。

難道吃壞東西了?

沒太在意,冷辭起身出去。

一場走秀順利完成,得益於沈思燃制定的短期速成訓練計劃。

冷辭捂着越來越痛的小腹走到後台。

換了衣服之後在更衣室坐了一會緩了緩,準備回車上休息下。

本來按照沈思燃的咖位是配有單獨休息室的,但是因為沈思燃和冷辭都不喜歡搞這種所謂特殊優待,所以之前沈思燃走秀的時候都不會要單獨的休息室,現在換作冷辭也一樣。

「思燃!」倒數第二出場的模特孫媛媛叫住了他。

孫媛媛,樂星旗下的知名模特。

冷辭回頭,孫媛媛快速上前,低聲說:「你來大姨媽了!」

冷辭猛地轉頭一看,白色的長褲後已經隱約有了一小灘紅色,隨即臉色一白,顧不得太多,和孫媛媛道了聲謝就沖向廁所。

難怪感覺黏糊糊的,還以為是天氣太熱秀台服裝又太厚..。

拿出手機,冷辭的臉色蒼白如紙。

「喂,怎麼了?」沈思燃的聲音悠悠傳來。

「你來大姨媽了!」冷辭面色痛苦地說。

總裁辦公室,沈思燃差點被可樂嗆死。

什麼社死現場?來個人了結她吧!

她怎麼忘了大姨媽這事…一定是做男人做的太安逸了。

想到她這段時間又不用穿bra又不用來大姨媽,都得意忘形了。

沉默了一會,沈思燃面無表情地說,「是你來大姨媽了。」

「現在怎麼辦?!我一個男人幫你來大姨媽?我什麼都不知道。」冷辭咬着牙問。

沈思燃深吸了一口氣,「你發信息給秦時,讓她帶衛生巾和換的衣服來。」

天啊,不要問她怎麼辦好嗎?她現在真的尷尬得可以摳出三室一廳了!

本以為洗澡已經是極限了,沒想到只有更尷尬沒有最尷尬。

「等你弄好再打電話給我!」沈思燃一口氣說完,掛掉了電話。

在廁所的冷辭臉色更加蒼白了,他的生平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

變成女人就算了,還要來大姨媽,來就算了,還該死的痛!

這丫頭是什麼身體構造?!真的痛死了!

好像有人拿着錐子一直捶他的小腹。

一定要想辦法快點換回來!

秦時把東西送過來了。

「我說你怎麼不長記性的呢,自己生理期的日子都能忘!還喝了冰美式,我看不痛死你!」秦時吐槽,明明自己體寒,還不記得日子,一如既往不讓人省心。

冷辭看着一包日用的衛生巾和夜用的衛生巾,白着臉再次撥通電話。

這肚子該死的越來越痛了。

冷辭捂着小腹,開始冒冷汗。

「那玩意怎麼用?日用還是夜用?有什麼區別?」

沈思燃:「……」

大哥,你要我怎麼和你描述?她現在想立刻撞牆。

「還有,為什麼肚子那麼痛?腰也酸!背也痛!胸還很脹!」冷辭捂着小腹臉色蒼白。

「為什麼會這麼痛?!你們女生來姨媽是歷劫嗎?!」

冷辭語氣開始暴躁起來,一向說話冷靜的他開始不太受自己控制。

「你要我怎麼和你描述,我現在真的很尷尬!」

「你有我尷尬嗎?現在是我幫你來着大姨媽。」冷辭氣結。

「你自己上網查查衛生巾的用法,我這樣和你也說不出來啊…」

沈思燃想原地去世。

「知道了。」冷辭忍痛掛斷了電話。

冷辭換好姨媽巾之後,捂着肚子出來。

他從來沒這麼狼狽過。

秦時一直在外面等着,看着冷辭一臉蒼白地出來,擔心向前,「這次反應怎麼這麼嚴重?!」

嘴唇一點顏色都沒有了,臉上全是汗珠。

冷辭痛得已經沒什麼力氣說話了,搖了搖頭,秦時慢慢扶着他去車上休息,調整了座椅,讓冷辭可以躺下去。

「讓你喝冰美式,現在火葬場了吧!快躺着休息下。」

秦時找工作人員泡了杯紅糖水遞給冷辭,「謝謝。」冷辭躺着有氣無力地說道。

「你先在車上休息休息吧,慶功宴就先別去了。」

「嗯。」冷辭有氣無力回。

他現在實在沒有精力說話了,真的痛到懷疑人生。

喝了口紅糖水,冷辭皺了皺眉。

怎麼這麼甜?他不習慣喝這麼甜的東西。

但是為了更舒服點,還是皺着眉頭喝完了。

接過一次性杯子,「我先出去一會,公司有事要我去處理,你好好在這裡待着,我晚點回來。」秦時臨時接了個電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