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貨車能穿越》[我家貨車能穿越] - 第10章「香酥軟糯」的烙餅

車子轟隆隆的駛進了營地。

好幾萬的士兵看着這個龐然大物,都驚掉了下巴。

他媽的有人私闖營地,等那些躺着的士兵還沒抄起傢伙上呢。

魯將軍從車後摔了下來,一下車就頭暈腦脹得走不順道。

「將士們……們,糧草到……到了!」東倒西歪的魯將軍對着手拿兵器的士兵喊道。

士兵們想要和敵人奮起一搏的心都松下了,這我不是我們的魯將軍嗎?

大名鼎鼎的魯將軍現在咋連路都走不穩了 ,表示很疑惑……

這就不懂了,這是暈車的癥狀,只要你暈車,別管你多強大,你必定呼呼打轉。

可將士們見將軍沒事,也不上了,都紛紛盯着這個突如其來的貨車。

雖然不知道它是什麼妖魔鬼怪,但現在有糧吃,一切都免談。

弟兄們聽到了嗎?

魯將軍說有糧吃了。

大家都瘋了一樣,扔下手裡的兵器沖了過去。

魯將軍看着他們餓的發瘋,一點兒將士們的樣子都沒有,還怎麼保家衛國,上陣殺敵。

「站住!列陣!」

魯將軍的話就像是必行指令一樣,所有人都頓住了腳步,然後手腳忙碌的列陣。

車上的呂聲聲看着他們僅用了三分鐘就列了一個七萬人的大陣,士兵就是士兵,他們雖然被飢餓沖昏頭腦,但是軍令會把他們拉回理智。

這一幕讓呂家人都振住,他們處在和平的年代,沒有殘忍的戰爭,沒有可怕的死亡。

雖然在電視上,社會中,都可以看見一些士兵,他們僅僅是穿着迷彩外套都能給人崇拜的感覺。

尤其是整齊劃一的隊形,莊嚴的神態。

現在在這灑滿鮮血的戰場上,這裡的將士沒有精細的服裝,僅僅穿着粗製的鎧甲,可他們眼裡的堅韌,比臉上的溝壑還要深。

自內而外散發的血性可能在普通人身上一輩子都見不到的。

可在這十幾歲的少年身上,他們必須站起來,挑起大倉的重擔。

少年強則國強。

這是對他們最好的詮釋。

呂聲聲看着他們面黃肌瘦的樣子,趕緊回神,「爸媽,弟弟,快卸餅。」

「哦哦哦……來了。」呂媽和呂爸眼圈都已經紅了。

他們雖然沒有經歷戰爭,可他們體會到了社會的變革,他們這一代的人從窮到富,從落後挨打到站起來了。

他們也感受到了國家的奮鬥。

他們從小把愛國放在手上,放在眼裡,存在心裏。

看着這些孩子他們如同當年自己的先輩,也是少年上陣,有的遲暮回來,有的永遠留在了少年。

他們雖然不能感同身受,可眼淚還是在眼圈裡打轉。

也許呂爸和呂媽更心疼這些父母放在心裏的寶貝吧!

呂媽用袖子擦了一把眼睛,呂爸也轉過身去,低着頭,眼淚打在了上面的烙餅上,呂爸趕緊眨了眨眼睛。

呂聲聲看着父母的樣子沒有說話,她現在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可能在這個時刻,說說什麼都不合時宜吧。

可呂海陽那個蠢貨看着父母的樣子,不明白,「媽,你哭啥?」

又對呂爸問,「爸,你哭了?」

呂爸呂媽都不理他,他還走近呂爸,彎着腰,側着頭看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