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貨車能穿越》[我家貨車能穿越] - 第9章 偶遇魯將軍

富公公壓着公雞桑,拍了拍着呂聲聲的肩膀。

「啊!」正高度緊張的呂聲聲嚇得尖叫起來,看清楚來的人是富公公,氣得跺着腳說:「你幹嘛啊!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你們在幹嘛,大白天的怕啥,小姑娘就是膽小。」富公公嘴一撇,擠到父女倆之間。

「哎,老呂,你幹啥啊!」

「幹啥,我倆聽見車裡有聲音,莫不是裝箱把人裝進去了吧!一直響。」呂傳能還貼着耳朵聽呢。

「有人車廂。」一路坦然的說。

呂聲聲不淡定了,「有人?」聲音分貝都高了幾個度。

富公公還肯定的點了點頭。

「對啊,我們抓了一個山匪,在車裡。」

呂傳能也看到了車裡的絡腮鬍。

其他的人也被呂聲聲的聲音給吸引過來了。

呂聲聲也跑到呂傳能旁邊,兩人吃驚的看着正伸腿的絡腮鬍,他一臉便秘的眼神看着呂家父女倆,想要用小眼睛表達出自己想尿尿的想法

奈何父女倆沒看懂。

「你們什麼時候抓的?」呂聲聲問着正從徐梅花端着的飯盒裡拿扒雞呢。

嘴裏嚼着雞肉的富公公支支吾吾,話是說了,可說不清楚啊!

沒辦法,呂傳能和呂聲聲有把視線轉到其他人身上。

這時,李榮站了出來,把事情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

聽完的呂傳能氣得也給絡腮鬍一巴掌,轉身又來了一巴掌,主要是一巴掌難解心頭之恨。

呂聲聲看着在車廂里扭擺的絡腮鬍,「爸,好像有話要說啊!」

呂傳能也發現了,扯下他嘴裏的布條,「你個吃裡扒外的傢伙兒,還有什麼話想說,我們馬上就到邊疆了,等去了將士們知道是你截了糧草,你看他們不吃了你,哼。」

絡腮鬍紅着眼睛說:「俺想解手,憋不住了!真憋不住了!」

呂傳能視線向下,看着逐漸濕掉的褲襠,手腳忙亂的說,「快快快,給他拖到地上去。」

五六雙手並用,把絡腮鬍拽到地上,「嗙」的一聲。

絡腮鬍發出一陣舒服的聲音,「啊~啊……啊~~……」

緊接着褲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徐梅花一把捂着呂聲聲的眼睛,把她拉到了一邊。

足足享受了一分多鐘的絡腮鬍這才睜開眼睛,看着五六個人盯着自己解手是什麼感覺,社死了。

把頭埋在了胸前的絡腮鬍就想這樣死去,讓我死吧。

呂傳能看着絡腮鬍身下一大片濕地,確實憋不住。

「你還怪能不憋的。」

絡腮鬍看着大家欲哭無淚,不憋住,尿到烙餅上,他們一定會在毆打我一次的。

等大家想把絡腮鬍扛到車上時,呂傳能出聲制止了,「等一下,他褲子濕的,等會兒尿流到烙餅上,還咋吃?」

大家仔細一想是那麼回事?然後直接扒了里褲掛在了車上,絡腮鬍這下真的光溜溜了。

呂傳能一看,這也不行呀,自己的妻女還在呢,就他那丑東西可不能污染妻女的眼睛,然後找了一塊擦車的破布給絡腮鬍包着。

等幾人把絡腮鬍扔上車後,大家都上了車。

現在還是呂聲聲開車,剛剛還有困意,被大家這麼一搞,都沒啥哈欠了。

被扔在角落的絡腮鬍動都不敢動,只能等大家睡着之後,輕輕的啃着嘴邊的烙餅。

嚼着嚼着開始默默流淚,小弟們,大哥好想你們啊!

而此刻的小弟也已經踏上了拯救大哥之路。

加油,快點兒推,我們還要去救大哥呢?晚了大哥就沒了。

雖然大哥確實太壞了,但是那也是我們的大哥啊!

對,趕緊推,救大哥!

使勁推,救大哥!

救大哥!

救大哥!

大哥!

大哥!

他們可想不到他們大哥正飽受身心折磨呢!

呂聲聲一直開到下午太落山,才換了呂傳能開。

呂傳能和大家商量了,夜裡停車不太安全,就算開的慢,但是只要一直開着,遇見突襲的可能性會小一些。

雖然路看不清楚,就開慢一點兒。

車廂里,餓了的幾人又拿起了烙餅在啃,他們在車裡已經待了兩天一夜了。

無聊到不是啃餅就是啃餅,要不是富公公阻止,大家可以不停歇。

而此刻邊疆的七萬戰士一個個都躺在地上,沒有力氣,還有三萬整裝待發,手裡每人都拿了一個黑土坷垃在啃。

他們打算明天糧草還未到,他們就要去偷襲敵軍的糧草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