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先生》[我是女先生] - 第1章

第1章

我命硬。

這是我一出生便會縈繞在耳邊的話,村裡的算命的瞎子說我是白虎座命,先天剛硬,克夫克子克自己。

當然,我是覺得自己純粹點子背才會攤上這麼個名聲,因為我沒辦法選擇出身,更控制不了讓我媽跟我二舅媽同時生產,我安全着陸了,可我二舅媽卻難產母子雙亡了。

這筆賬,莫名其妙就算我頭上了,非說我剋死的,我屈的啊,真沒地兒說理去。

一九八八年的農曆四月末,就是我着陸的日子,之所以我出生的那天會被人記得如此清楚,是因為那年打開春後雨水就特別的多,地里剛種下的莊稼都要澇了,到處都是潮乎乎的。

我媽跟我二舅媽就像是比賽一樣,挺着肚子在屋子裡是一浪接一浪不分主次的嗷嗷叫喚,聲兒大的連村裡的狗聽見都嚇蔫吧了。

途徑我家門口的陳瞎子和李瞎子聽着院里的聲就在我家的大門外頂着小雨嘮上了。

「老李啊,你聽見沒,也不知道是誰的孩子先出來,同時接生兩個,夠鳳年喝一壺的了。」

李瞎子嘴角抬起一絲笑意,「鳳年是這十里八村兒有名的接生婆,差不了的,再說,能同時給自己的兒媳婦兒和親閨女接生,這是喜上加喜的事兒,說不定啊,一會兒就一手抱孫子,一手抱外孫的出來啦!」

陳瞎子讚許的點頭,:「對,咱們就在這兒等着,生了後正好進去賀喜,還能討杯酒喝,中午飯就有着落嘍!」

話音剛落,淅瀝的雨天忽然打起了一陣悶雷,陳瞎子慌忙抬頭,仿若能看見一般盯着天際,:「老李啊,你聽見沒,這是虎吟啊……」

李瞎子閉着乾癟的眼皮也朝悶黑黑的天望了一眼,「嗯,好預兆啊,戊辰年戊午月,正午時分,天將白虎,本命屬龍,大林木命,木主仁,其性直,其性和,為人有博愛惻隱之心,慈祥愷悌之意,清高慷慨,質樸無偽,命陽剛烈,領袖之才啊!」

陳瞎子連連點頭,「老薛家終於來福星了啊,就是不知道是鳳年姑娘生的還是兒媳婦兒生的,但不管誰生的這男娃將來一定是一表人才,我們白山村終於能再出狀元啦。」

兩個瞎子正在那算呢,只聽見院子里傳出一陣嬰兒咯咯啼笑的聲音,於此同時,天光大明,陽光穿透厚重的雲層傾瀉而出,正在那感慨的陳瞎子猛地一個激靈,「老李啊,你聽見笑聲了嗎?老薛家又生出來個走陰的?!」

李瞎子也是一臉的大駭,「不好!是個女的啊!白虎座女卻又生成男命,命格太硬,這能活下來嗎!」

話音一落,我姥姥家的大門就推開了,陳李兩個瞎子連忙湊上前兒,就跟自己能看着似得,「鳳年,你家又出來了走陰的是不,是若文家小翠兒生的還是若君生的?」

我姥姥嘴唇木訥的煽動了兩下,「兩位大哥,去把村裡的吹手找來吧……」

「啊?!」

陳李瞎子同時大驚,「找吹手?!誰沒了,若君沒了啊!」

你們聽聽,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兩個瞎子還以為是我媽沒了的,據說我那個沒見過面的二舅媽體格特別的大,誰能想到,她能難產走了啊。

『吹手』,就是村裡有白事時專門去找的嗩吶班子,吹手一進門,敲敲打打,哀聲一起,村裡的各戶人家一聽就知道這家有人沒了,自己家裡走人,這屬於晦氣,沒人會特意去告訴左鄰右舍說我們家誰死了你去看看吧,都是靠吹手進門用哀樂在村裡通知,你聽見了,樂意來就來,樂意走就走,來時不迎接,走時不會送,看着不禮貌,其實都是傳下來的規矩。

我姥姥回頭朝院子看了一眼,當時我太姥姥就在屋子裡哀嚎了一聲,「翠兒啊,你咋就這麼帶着孩子走了啊!」

兩個瞎子同時明了,「是若文的媳婦兒沒了?母子全沒了?那你家若君是生的……」

話沒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