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先生》[我是女先生] - 第3章

第3章

「咋的了又,吵吵把火的,孩子七八歲正是愛鬧的時候,屁大點事兒你就上綱上線的!」

太姥姥端着個紙簍出來的,裏面是她折的金元寶,每年她跟我姥都會去山腳下燒紙,外帶燒一個跟我一般大小的紙人,說是給我燒替身好活命。

「太姥!」

我一看太姥就蹦躂着過去了,手裡抓了一把她折出來的金元寶:「太姥我去玩火了啊!」

「哎!四寶啊,玩火尿炕啊!!!」

一見太姥這樣,姥姥就在旁邊哼哼,「你就慣吧,要上房子啦,不讓這孩子哭,她這傻不傻精不精的,你這金元寶就折起來沒頭了!」

「誰說我孩子傻啦!這要是往前縷個幾十年,純金的元寶我都能給孩子隨便玩兒!」

我姥一聽這話就把手往腰上一掐,「新社會啦,你有本事你現在拿出個金元寶我看看,就是沒住夠牛棚你!」

太姥滿臉褶子神情卻又極其不屑,「現在沒錢是因為你爹當初把家裡的錢都捐了支持革命啦!當初這白山村的地一大半都是咱們家的,別忘了,你爹還用奇門遁甲掩護過大官呢!你爹是大英雄知道不!」

姥姥直哼哼,「啥大官,我咋連個影都沒見過?就是真救過大官兒那還不定是哪個陣營的大官兒呢!天天提我爹,我就知道我爹早死了,薛家到我手被抄的都沒啥了!舊社會的那些事兒你就別念叨了,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姨奶奶啊!」

太姥一聽這話直接怒了,「鳳年,我待你不薄啊!要不是我精打細算的你個大小姐你會個啥!還說薛家沒給你留下東西,黑媽媽不是從你爺爺那傳下來的啊,你跟你哥會看病這本事不都是托的薛家先人的福啊!」

她們倆吵架的時候我就在灶膛里鼓搗火,這些話在我記事兒時候幾乎每天都能聽到,她們倆不掐在我看來那都不正常。

沒錯,我太姥不是我姥的親媽,舊社會時好像是我姥她親媽的陪嫁丫頭,我姥她親媽生我姥時死了,我太姥最後就成了我太姥爺的填房,也就是我姥的後媽,一個老老太太跟一個小老太太天天的誰也不消停,我倒是覺得挺熱鬧的。

「那是錢嗎!你享了小半輩子福了我才做了幾天大小姐?!」

太姥姥一聽這話還想跟姥姥對弈,結果一見我從灶膛里把帶着火的木棍兒弄出來了不禁一拍大腿,「四寶啊,我的祖宗命根子誒!你可別燒啊!!這在院里燒元寶紙錢成啥了啊這……」

家裡正雞飛狗跳的呢,門外傳來一記女人帶着哭腔的問詢聲,:「薛大仙兒在家嗎!?」

太姥給我拽到懷裡,抬腳用力的把火踩滅,先是呵斥了金剛一嘴讓它安靜,隨即張嘴應道,「在家呢,進來吧!」

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聽着聲滿臉是淚的站到我家門口,她還以為我太姥是薛大仙兒,就直接看向她,「薛大仙兒,我是劉家堡打聽來的,找您救命啊!「

太姥一指姥姥,「有事兒跟她說,哭不管用!」

女人這才知道誰是正主兒,再看向姥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