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先生》[我是女先生] - 第6章(2)

我早我就怕你!大爺修鍊時你也沒成氣候呢!」

姥姥的眼裡精光一露,嘴裏忽然又發出了一記沉穩的女聲,「那我黃三太奶呢!!」

眼睛又癢了,我再揉,此刻又見姥姥變成一個穿着黃袍年齡稍長的女人了,哈,這是什麼情況?!

我玩兒的這個嗨,最後找到節奏只要姥姥換個音兒我就捂一下,換個音兒我就捂一下,這樣就會看到不同的人了,但手拿下來再放上來就看不着了,除非姥姥身上再上別人!

就這樣,地上的插着的香沒等燒出一半兒,姥姥得嗓子眼至少已經變化了五六種聲音了,男的女的,年紀小的,歲數大的,居然沒個重樣的,就連那個趕馬車的男人都驚住了,「咋這麼多不同的聲啊。」

「這是仙兒來的多,就跟人一樣,聲能一樣嗎。」

太姥姥滿眼的見多識廣,「等一會兒,這個蟒仙兒就會老實了。」

我的手捂在眼睛上不敢拿下來,過了一會兒居然感覺我家院子里影影綽綽的多了好幾個人,看不太真,但硬分辨能看出男女還有穿着衣服的顏色,正看的熱鬧呢,身後忽然傳出一記細微的聲音,「四寶……去拿鋤頭……他怕鋤頭的……」

誰在跟我說話?

我直接回頭,卻看見有個像是大耗子似得東西蹭蹭蹭幾下從牆頭翻出去跑了!?

皺了皺眉,烏漆墨黑的那是什麼玩意兒?!

等轉過臉,那些穿的花花綠綠的人我又看不着了,只能看見姥姥仍舊在瞪眼看着那個站在案頭上的男人,「還不下來!區區一個長蟲還敢跟我造次?!」

腦子裡猛地想起了剛才那個細聲,他怕鋤頭……

我抬頭看了看站在案台上的男人,眼珠子轉了一下,抬腳也跑了!

這時候是沒人顧得上我的,等我吭哧癟肚的把鋤頭弄出來,發現那個男人仍站在案台上指着自己滿眼不甘,:「我曾經在他手裡九死一生,你們給我評評理,憑什麼就讓本大爺這麼放過他!」

「若你把他磨死了那你更出不了馬!別忘了!你修成人身的目的是什麼!」

「那我也不服,我蟒黑龍堂口十萬兵馬你們硬要欺負我那咱們就比劃比劃,別說胡小英三太奶了!今天你就是把金花給我叫來,我也不會說出一個服字!」

姥姥的嘴角噙起一絲冷笑,見狀反倒不急着上前了,「行啊,想不到我接黑媽媽的堂口出道幾十年,還第一次看見骨氣如此壯的畜生,那咱們就比劃比劃吧!破了你的道行,別怪我沒給金花面子!!」

「啊!!我打死你!!」

這邊姥姥的話音剛落,我拽着個鋤頭張牙舞爪的就過來了,別說,還真挺沉,跑到那個男人的身前,我幾乎是用了吃奶的勁兒舉起,「我讓你惹我姥姥不開心!我刨死你!!!」

那個男人看着我登時大驚,「鋤頭……是鋤頭……」

話沒說完,這個叫啥黑龍的腿腳就好像軟了,踉蹌了幾步,四仰八叉的就從桌子上栽了下來,下來時還在地上打了個滾,雙手用力的護住自己的腳,嘴裏大聲的哀嚎着:「別打我!別打我啊!!我服了!快把那個東西拿走!快拿走!!我服了!我真服了啊!!」

我笑了。

其實我刨不下去,我的力氣也就夠把這玩意兒舉起來的,看他服軟了,我也就鬆手把鋤頭一扔,回頭就笑眯眯的望向姥姥,:「姥,他服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