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先生》[我是女先生] - 第8章

第8章

誰知道我這個要求一出,姥姥的笑臉當時就僵住了,「你拿鋤頭出來就為了吃冰棍兒啊。」

「啊。」

我大大方方的承認,「姥,給我買脆皮兒的冰棍吧!我想放碗里用勺挖着吃!」

其實我對躥不躥竅不在乎,對那個告訴我黑龍軟肋的傢伙也不好奇,他愛誰誰,心裏就清楚一點,我要是能幫到姥姥了姥姥就高興,姥姥高興了就能給我買冰棍兒,要不然誰去拿鋤頭去啊,那玩意兒死沉死沉的!

姥姥的臉色又是一變,「這都幾點了,買不着了!回屋睡覺去!!」

「姥,給我買嘛!!姥!」

「大晚上的你再喊我打你啊!」

「姥!!我白讓你高興啦!姥!!」

我在院子里大笑着嚷着,誰都以為我是在跟姥姥瘋鬧,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實我是在哭,唉,『一哭就像笑似得』這句話每天都會被我很完美的演繹着!

折騰了半宿,直到我從地上折騰到炕上,最後又被姥姥扯着脖子的按在被窩裡,眼皮打架時嘴裏還在念叨着,「姥,我要吃冰棍兒,我要吃冰棍兒……」

太姥在旁邊小聲的問着,「睡著了嗎。」

我想說我沒睡着,讓我舔一口冰棍兒我就睡覺,但是眼皮子太沉了,我怎麼撐着都張不開……

「睡著了。」

姥姥應了一聲,「可算是消停了。」

我感覺太姥給我掖了掖被子,嘴裏輕聲的說著,「冰棍兒有啥好的,拔涼拔涼的,一年四季咋就得意這玩意兒啊,就是陽氣壯頂的心裏熱也不能這麼吃啊,將來長大了那不得做病啊,月事都不能好了。」

「現在也要做病,誰家孩子七八歲了還這麼不懂事兒啊,這沒個怕的人,怕的事兒,一點深淺都沒有,我都怕她以後上學再把學校給點了。」

太姥聽着姥姥的話有些着急,「嘖,你不是說四寶這都躥竅了嗎,這是好預兆啊,以後實在不行就接你班當大神,不上學也不餓不死!不就是識字兒嗎,我教她!」

「這不上學能行嗎,還你教,你凈教錯字了,再說,就四寶現在這樣,也當不了先生,誰知道她今天這一出是真的躥竅了還是瞎貓碰死耗子撞上的。」

「哼,我跟你媽那念得可是私塾,請老師進門教的,當年誰能念得起啊,得,我跟你嘮這個也沒用,就說四寶吧,鋤頭的事兒咱先不提,就說那個男的在門口時四寶咋就知道他打過蛇!還大蛇!」

說到這,太姥的語氣明顯有些激動,:「鳳年啊,那瞎貓咋這麼有譜還能撞上兩回啊,要我說,就是給悟了,老天爺賞飯吃,四寶以後肯定能當先生!而且要當就當那大個的!厲害的!」

太姥的話一說完,姥姥的聲音當時就沉了下來,「哼,當先生?我也想啊,可這孩子連善心都沒有怎麼當先生,我大哥說了,要是孩子十二歲以前哭不出來,那就不能讓她長大了,不然,絕對是個禍害。」

「你啥意思啊!」

太姥用力的抱住了我,:「薛鳳年,你好狠的心啊你,這可是你親孫女兒啊,真哭不出來你還能給掐死啊!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她我跟你拚老命我!」

「姥,冰棍兒……」

我感覺自己拼盡了最後一絲力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