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震驚了那火辣女總裁》[我震驚了那火辣女總裁] - 第1章 忽然!爆發

「曹少,不啊!」

「我未婚夫還躺着呢,等下他真的忽然醒來,我們的事情不就敗露了嗎?」

「快停下……」

就在林縱橫的病房裡,他的未婚妻呂嬌柔正被一個男人逼到牆角,半推半就之餘,很快就要進一步了。

「呵呵,你竟然還怕他醒來?知道我們如此聯合陰他,害得他破產和被砍得半死,還幫着加害他全家?!」男人玩味地冷笑道。

隨即,更是全然不顧,只顧着淫邪地盯着眼前這個小獵物了。

而林縱橫則躺在病床上!

由於昨夜見義勇為救了一個大美女,結果被兇狠的幾個歹徒用鐵棍砸破了他的腦袋;而且還砍了他兩刀,胳膊、腹部各中了一刀,流血過多,昏迷不醒,眼看就要死去了。

可更不幸的是!醫院剛把他搶救過來,他家裡人就全遭殃被一些惡徒莫名地關了起來,種種跡象滲透着陰謀和不可理喻。

最終,因為呂嬌柔堅決不再給交醫藥費了,只好眼睜睜等着他儘快死去!而且死得越快越好!

呂嬌柔不僅長得嫵媚漂亮,而且頗有心機!以前大學的時候,見林縱橫學習好,人又帥,覺得怎樣都是個潛力股吧。

結果他竟然如此不堪,之前剛剛創業幾年,賺了一兩個億,卻竟被曹濤一個陷阱,他就輸了個精光!白讓她跟着受苦了好些日子啊。

曹濤則是他們的大學同學,更是龍海市有名的惡少,一聽說林縱橫馬上就要死了,立即便急不可耐地來找到他的未婚妻。

畢竟,他曹濤已經垂涎呂嬌柔不是一天兩天了,從大學開始就一直覬覦惦記着她!

以前只因懼怕於林縱橫會功夫,不敢硬着來,怕挨揍。

但現在,林縱橫都快要死了,正是他曹濤狠狠發泄的好時機啊!

他頓時便得意忘形了起來,放膽地嚷嚷着。

「小狐狸,我等這天不知等了多久了!他家人現在也都被弄掉了,還怕個球啊?咱們當著他的面,不是更勁爆嗎?趁他現在還沒有死……」

曹濤這個姦夫,早已不顧一切,越說越是激蕩,彷彿餓狼撲食一樣。

「別,別……這是醫院,等到酒店了,我再讓你飽餐一頓啊……」

呂嬌柔嘴上雖然拒絕着,但渾身早已出賣了她,如果不是在醫院裏,恐怕早已大聲那個了。

她這近年來已被她的母親和那些個閨蜜們勸說清醒了,女人的美麗容顏就那麼幾年,一旦錯過,就永世不得翻身了!與其守着一個落敗而垂死掙扎的未婚夫,還不如順勢另攀高枝,來得更愜意一些。

甚至在曹濤的慫恿下,她還想着讓她那風韻猶存的母親和那青春靚麗的妹妹,都一起伺候曹濤這個富家公子哥得了。

他喜歡美女!更喜歡這種變態的!

而她則喜歡錢,所帶來的美好生活!!!

因此,肆意奔騰之際,這對狗男女,眼看就要直搗那個什麼了!

可就在此時,那之前昏死不醒的林縱橫,生死恍惚間,竟然在死神那裡反覆徘徊後,眼皮卻猛地跳動了起來。

他在夢裡,夢見自己被砸砍之際,一縷鮮血剛從他的腦袋流出,就迅速地滲入到他脖子的那顆玉墜上。

隨後便有無數的神識,瘋狂地融入到他的大腦。

不僅有醫武功法,修行道訣及神瞳法門,而且還有天地鬼邪,風水玄術及占卜針灸的……

「喂,喂,小子!快醒醒!你未婚妻就要跟她姦夫那個了!」

「快揍死他們!你馬上就能擁有更艷美的女人了!快!」

隨着幾聲洪亮如鐘的蒼勁聲音響起。

林縱橫頓覺無比玄妙!那些奇妙的力量此時才迅速湧入他的渾身筋骨血流中,洶湧間卻融為一體,彷彿與生俱來的一般。

緊接着,一股渾厚的神秘氣流,霎那間讓他慢慢蘇醒!

「啊!這……」

林縱橫以為還在夢裡呢,結果竟突然觸目到跟前如此一幕,頓時嚇了一跳,猛然地就驚醒了過來。

「狗!男!女!」

此刻!他早已瞬間怒憤。

可因為受傷過重,而且那些奇妙的氣流還沒有流遍全身,還很虛弱的他,咬牙切齒之際,卻只能罵出這麼幾個字來。

呂嬌柔!

畜生曹濤!

你們竟然如此混蛋無恥!

當他目睹到自己曾經多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