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從都市開始》[修行從都市開始] - 第4章 打狗(2)

許青眼中猶如放慢了一般,漏洞百出。

許青緩緩地抬手,揮拳。

兩拳相對。

嘭!

「啊。」

紋身男只感到手臂一陣疼痛,隨後麻痹感傳來,直到完全失去知覺,沒站穩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骨折了。

紋身男渾身顫抖,眼眸流露着驚恐,「怎麼可能?」

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用盡全力,對方看起來只是輕輕一揮。

在觸碰的一瞬間,就像一拳打在了鋼板上。

許青身軀挺拔,站在原地,目光緊緊盯着紋身男,居高臨下,彷彿一代武道宗師,睥睨天下。

「你們剛才說什麼?要把我打成殘廢?」許青開口,一步一步走上前。

紋身男癱坐在地上,彷彿見鬼一般,聲音顫抖,「你,你想幹什麼?」

許青面容含笑。

紋身男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從許青的面容中感受到無盡冰冷,猶如墜入冰窟。

噠!噠!

兩人距離越來越近。

紋身男慌亂的向後爬,「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此刻,他就像喪家之犬一般狼狽不堪。

「我給你兩萬,求你放過我。」

許青眼睛一亮,轉而陷入思考的樣子,搖了搖頭,「兩萬?是不是有點少啊,我的醫藥費怎麼辦?」

紋身男差點吐血,明明自己骨折了,可對方竟然張口就要醫藥費。

太無恥了!

畢竟,身不由己。

紋身男狠狠咬牙道:「四萬,四萬夠了吧。」

「咦。」許青扭頭看着許昌平,一副悲痛的樣子,「爸,你受傷了。」

紋身男氣的發抖。

整個過程,許昌平一根汗毛都沒少。

反倒訛起他來了。

他已經下定決心,等到逃離這個地方,搬救兵,一定讓許青吃不了兜着走。

再忍一忍。

「六萬!我所有的積蓄。」說著,紋身男從褲兜中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許青。

許青接過銀行卡,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在五子身上又摸出來一張銀行卡,塞入兜中,一副欠揍的笑臉,開口道:「你們,可以滾了!」

紋身男心中吐血,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敢怒不敢言。

「我告訴你們,你若還敢來,我把你們兩個打成殘廢。」許青發話,將二人轟了出去。

五子醒來後,二人顫顫巍巍地攙扶離開,紋身男面容陰冷,「許昌平,你們給我等着。」

這一次,他們吃了大虧。

他發誓,要讓許青付出百倍代價。

屋內,許昌平內心充滿着激動,久久無法平靜,盯着許青。

腦海中仍然回放着剛才的經過。

「兒子,你這身功夫哪裡學來的。」

經過老爸的再三詢問,許青支支吾吾,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畢竟,自己都沒搞清楚。

一家三口吃過晚飯,許青將銀行卡上交,這筆錢非常重要。

閑談過後。

在許青的勸說下,二老也放下了內心的顧慮,沒有立刻搬家。

許青知道,這兩天來爸媽付出的太多,工作都辭了,就是為了照顧自己。

父母之愛,高如山。

為了讓爸媽好好休息休息,許青決定搬家的事情暫時往後一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