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1章 開局親爹死了

萬曆四十八年,八月深夜,紫禁城。

兩個身着太監服飾的人,正打着燈籠急匆匆的穿梭在羊腸小道上。一個模樣略微青澀的小太監,突然停下了腳步,四下打量了一下,看左右無人,壓低了聲音,對着眼前的人低語道: ”乾爹,莫非這天又要變了嗎 ”。

驟然聽得這句話,模樣瞧上去更成熟些的太監似是被嚇到了,連忙捂住了年輕太監的嘴,壓住了嗓子,低吼道: ”你不要命了,這種話也是你敢說的 ”。

隨後鬆開了自己的手,似是回答小太監的問題,也似是回答自己,喃喃自語道: ”是啊,大明又要變天了。 ”

乾清宮,明朝天子寢宮。

在皎潔的月光照射下可以看清,有十數位身着錦衣玉蟒與身着大紅官袍的人正等在乾清宮外的白玉階下,藉著小太監們舉起的火把隱約可以看清這些人官袍上綉着的麒麟與仙鶴,彰顯着他們的地位。

這些平日里位高權重,身份尊貴的人彷彿失去了往日的沉穩與冷靜,時不時焦急的抬頭看向白玉階上那扇緊緊關閉的宮殿大門。有幾位鬢角泛白的老人互相對了下眼神,又連忙將目光移開,低下頭不知道思考着什麼。

突然,寂靜的夜裡,傳來了一絲大門被推開的聲音,這聲音並不刺耳,但在這寂靜的夜裡,卻彷彿最燦爛的煙花,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白玉階上,有一太監立定,看了下白玉階下的眾人,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皇爺有旨,召各位入內覲見。 ”

聽得此人言,所有人互相對視了一下,隨後震了震心神,緩緩的踏上白玉階,朝着乾清宮內走去。

這一段路雖不遠,可每個人都各懷心思,勉強維持着鎮靜。深夜在家中被緊急傳入宮,卻不準入殿,再結合這些天自己聽到的些許隻言片語,一個不太好的想法在眾人心裏浮現了出來。

這一行人中身着麒麟一品公服的老人在大殿前停留了一剎那,,似乎是有些不敢邁出這最後一步,不過最後還嘆息一聲,彷彿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率先走入了大殿之中。

此人面色剛毅,正是明朝第七代英國公,張維賢。

進殿之後,撲面而來的即是近乎有些嗆人的中藥味,快速的打量了一下,發現殿內密密麻麻跪滿了人。心頭狂跳,這一幕,他一個月前才剛剛見過。

其他人進殿之後,見到這番景象,雖是早就有了些許預測,但仍免不了些許顫抖。

眾人小心翼翼的朝着殿內後方那唯一一張的龍塌走去。

剛才在乾清宮外讓大臣們覲見的太監此時正陪在床頭,見眾人走來,聲音中夾帶着一絲哭腔的說道: ”皇爺,閣臣們都來了 ”

聽得此人聲音,龍塌上那一身着明黃色睡袍的中年人,彷彿用盡了全身力氣般的睜開了雙眼,低低道: ”王安,扶朕起來。 ”

聽聞此人言,王安雙眼不自覺划過幾滴清淚,又不敢被眼前人發現,雙手用力,將穿着明黃色睡袍的人給攙坐了起來。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能發現這個就連坐起來都需要別人幫忙的人似乎年紀不大,只是臉頰蒼白,似乎是虛弱到了極點。

這個虛弱到了極點的人正是月前才剛剛登基,歷史上有名的短命天子,大明第十四位皇帝——明光宗朱常洛。

而眾人早已跪倒一片。皇帝見到了他們,似乎迴光返照一般,早已油盡燈枯的身體彷彿又突然多了些許能量。蒼白的臉上突然多了些許紅潤。

”諸位公卿,是朕饒了諸位的清夢了,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