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10章 鄭貴妃

大明紫禁城,翊坤宮。

鄭貴妃正坐在宮殿里發獃。前些天夜裡,那司禮監秉筆太監王安與錦衣衛都指揮使駱思恭藉著審訊的名義,將她宮裡的許多小太監都帶走了。

兩人雖是表面上猶對她恭恭敬敬,沒有一絲冒犯。可卻沒有給她一點臉面,抓起人來毫不手軟。二人為何這般如此,她心知肚明,可又無能為力。誰叫她當時一時腦熱。可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大明的天,已經變了。

不再是她能一手遮天的萬曆朝了。

宮中的人最是見風使舵,眼見得從翊坤宮帶出去的小太監,能夠回來的不過十之四五,一些風言風語也開始在宮裡流傳開來。李選侍那邊,也已經斷了聯繫。她幾次派人去請,都吃了閉門羹。

鄭貴妃似乎也知道得罪了當今天子,於是深居簡出。

今日,她起得稍晚了些,剛剛用過飯食,便聽得殿門外有些許聲音傳來。聽不真切,只聽得是行禮聲。

她暗自一嘆,許是皇帝來了。這幾日她翻來覆去的睡不好,知道早晚有這麼一天。

於是站起身,往着殿門外走去。

只是剛沒走幾步,便停下了腳步。那個正一臉怒氣,急匆匆向自己走來的人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皇帝,反而是身着四爪蟒袍親王賜服。

仔細打量一下,此人竟是自己那朝思夜想的兒子,朱常洵。一時間,竟驚喜的眼含熱淚。

而原本有些憤怒的朱常洵在見到自己的母妃正驚喜的看着自己並眼含熱淚時,心中的憤懣也暫時擱置。

”兒臣,見過母妃。 ”朱常洵對着數年未見的母親,規規矩矩的行了一個大禮。

待得朱常洵行完禮之後,鄭貴妃將朱常洵帶進了翊坤宮中。待得激動的心情少許平復之後,鄭貴妃看向自己的大兒子,問道 ”我兒為何突然進京,怎不提前與母親知會。 ”

待聽得鄭貴妃此言,朱常洵站了起來。他也有一堆話,想要問問自己的這個母親。於是,看向了殿內的宮女們與內侍們。揮了揮手,讓他們退下。

待得最後一人退出,並關上了大門之後,朱常洵也是迫不及待的對着鄭貴妃說道: ”母親為何害我? ”

鄭貴妃一愣,不解的說道: ”我兒何出此言? ”

”母妃,兒臣今日剛剛進京,隨後即刻剛剛面聖,當今天子曾與我言,說母妃涉嫌謀害先帝,母妃你讓兒臣該如何自處。 ”朱常洵此時一臉憤懣。

聽到兒子的話,鄭貴妃頓時從椅子上驚起。

而她的表現也正好落在了朱常洵的眼中,有些驚恐的說道: ”母妃,莫非一切當真,先帝殯天,真與母妃有關? ”

鄭貴妃此時已是有些慌了。她確實曾在背後慫恿過李選侍爭一爭太后之位,可這謀害先帝一事又從何說起。

連忙對着朱常洵說道: ”我兒,天子當真如此說嗎? ”

朱常洵此時已是有些認命,但還是想知道自己的母親這麼做的原因,於是問道: ”母妃為何要指使那崔文升給先帝進葯。 ”

鄭貴妃聞言,先是一愣。連忙說道: ”本宮未曾指使那崔文升啊。 ”

朱常洵先是一呆,但並不相信,剛才自己母親的反應已被他看在眼裡。頗有些認命的說道: ”事到如今,母妃還有什麼可瞞著兒臣的?恐怕不久之後,兒臣就會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