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3章 選侍的野心

太后,多麼陌生的詞語。朱由校眉頭一皺,倒是好大的野心。

明朝最後一位享有太后實權的正是幾年前逝去的李太后。自己祖父,萬曆皇帝的生母。

朱由校自己的生母,與自己便宜父親朱常洛的生母全都早逝,自然沒有享受到太后的尊號。

此時,卻突然有太監通報太后駕到。朱由校知道, ”移宮案 ”中最大的boss要登場了。

果不其然,在一眾小太監的簇擁下,迎面走來了一位身着長裙的年輕貌美女子。憑藉原主的記憶中得知,此人正是歷史上著名的 ”西李 ”。

此人面容雖然嬌媚,但是眉眼之間卻帶着一絲狠厲。看着屹立在大殿中間的朱由校,打量了幾眼。主動開口道: ”才幾日不見,哥兒就不認識哀家了嗎 ”

朱由校一聽,不由得一笑。真是先入為主啊,直接從身份上先入為主,想要拿捏住自己。

見朱由校沉默不言,李選侍身旁的其中一個小太監,竟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直面朱由校: ”殿下為何不向太后見禮? ”

朱由校一愣,看來原身的自己真是在宮中沒有任何根基啊。一個選侍身邊的小太監竟敢這麼跟自己說話。無非是看自己年幼可欺罷了。

見朱由校依舊沉默不言,那小太監或許是膽大包天,竟是走向前來,準備逼迫朱由校給 ”西李 ”行禮。

只要朱由校這一禮行完,那麼名分既定。

朱由校就彷彿被嚇到了一般,就直直的站在了原地。朱由校的表現被 ”西李 ”看在眼裡,暗自點了點頭。這才是她認識的那個軟弱無能的朱由校。

小太監與朱由校越來越近,近到朱由校能看清小太監臉上的急切與眼眸中的不屑。

突然,朱由校伸出了手。狠狠的給了自己面前的小太監一巴掌。隨後用盡全身力氣向前一推。

倉促之下,誰也沒想到看着木訥不言的朱由校會突然暴起傷人。李選侍是又驚又怒,大聲呵斥道: ”太子是想幹什麼? ”

朱由校看着她,不由一笑, ”選侍是在問孤嗎?孤倒是要問問選侍了,父皇靈柩尚在。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要以太后自居了嗎? ”

聽聞朱由校此言,李選侍臉上一紅。但還是強詞奪理的說道: ”太子錯了。先帝在世,曾親口許諾哀家皇后之位。便是太子,哀家也對你有養育之恩。 ”

的確,這是李選侍最大的政治資本。歷史上的她正是仗着自己曾養育過朱由校,從而想要以太后自居。

朱由校則是冷冷一笑: ”非嫡之貴,非生之恩,如何敢覬覦太后之尊位。 ”

朱由校的話,無疑是讓李選侍直接破防了。

確實,朱常洛生前曾有一位太子妃郭氏。郭氏去世後,再沒有扶正過任何人。所以從法理上來說,真正有資格被尊位太后的應是這位郭氏,以及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才對。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李選侍被尊位太后。

歷史上的朱常洛在剛剛繼位以後,李選侍就在鄭貴妃的唆使下,要求立自己為後,尊鄭貴妃為太后。

即便是在朱常洛病倒以後還不依不饒,拉着朱由校在群臣面前,要求立自己為後。

後來被當時的禮部侍郎孫如游以光宗生母王恭妃的封號尚未定下來的理由將李選侍想要封皇后,鄭貴妃想要封太后的事給巧妙的攔了下來。

李選侍的臉陰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