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5章 "移宮案"結束

朱由校的話,顯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即便是面前的李選侍,似乎也是被嚇到了。一時間,竟無視了朱由校的舉動,結結巴巴的說道: ”太子你在說什麼? ”

身旁的張維賢跟駱思恭在聽聞朱由校的話語後,頓時瞪大了雙眼,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依着太子的語氣,莫非皇帝的死還另有隱情?

朱由校似乎對李選侍的反應並不意外,只是戲謔的說道: ”選侍真的不知道嗎? ”

李選侍一愣,急急忙忙的說道: ”太子莫要玩笑。 ”似乎是真不知情,依着朱由校的話,是想要將她與朱常洛的死扯上一點關係。

看着李選侍因為緊張而有些泛紅的臉頰,朱由校一笑。收回了手,站了起來。

”太后之事,選侍日後還是莫要提了。擇一好宮殿,安心養老便是,日後孤還是要去看選侍的。 ”朱由校突然輕飄飄的對着李選侍說道。

見李選侍似乎還是不死心,想要開口。朱由校則是伸出了一根手指,放在了李選侍的嘴上。說了一句: ”莫要輕信了別人的話。孤才是這皇城之主。 ”

似乎是被朱由校點破了心事,李選侍一臉震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而李選侍這失魂落魄的樣子恰好從側面印證了朱由校的話語,李選侍背後似乎真的有人指使。

而又有何人,能夠指使的動在後宮之中炙手可熱的李選侍呢。

張維賢與駱思恭只是稍一思考,便想到了答案。在宮中,有能力給李選侍做靠山的也有那一位了。

看着身邊的兩位近臣似乎猜到了答案,朱由校一笑。 ”就是你們想的那位。 ”

朱常洛登基不到一月,他的侍妾如何有能力讓後宮眾多內侍對她言聽計從,甚至做出了今天近乎脅迫太子的舉動。

在宮中有如此能力與手腕的只有一人,便是他爺爺萬曆皇帝的寵妃-鄭貴妃。

在萬曆皇帝去世之前,甚至留下了遺詔,要尊鄭貴妃為太后。只是大臣們考慮到局勢以及朱常洛本人的態度,並未奉詔而已。

也只有她有能力,讓眾多內侍為她效命。李選侍,只是在鄭貴妃的慫恿下,激發了對權利的**,進而被當做了試探朱由校態度的一個棋子罷了。

不理會失魂落魄的李選侍,朱由校叫回王安,帶着駱思恭與張維賢一起出了乾清宮。

走出大殿,看着御階下森然肅立的京營士兵,朱由校暗自後怕。若不是自己提前知會了英國公帶兵進宮,那近日李選侍會做出什麼舉動還尚未可知。

突然朱由校有些惱怒的對着王安說道: ”大伴,你這個司禮監秉筆太監到底是怎麼做的,怎麼宮裡都是她的人。 ”

此時王安也是後怕不已,他也是萬萬沒想到,鄭貴妃竟膽大至此,妄圖脅迫太子。

這是他身為天子近侍的最大失責,竟把朱由校置於危險之中。可是王安其實也是有苦難言。

朱常洛登基不到月余,他縱是有通天之能,也不能把宮中所有內侍全變成自己的人。這才造成了今日乾清宮內的驚心動魄。

看着不斷請罪的王安,朱由校也知道其實怪不到他。歷史上正是因為有王安在宮內相助,才讓大臣們成功搶到了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