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7章 客氏登場(2)

稍後會讓大伴給客媽媽安排的。 ”隨後便起身準備用膳。

而一旁的客氏見沒有直接達成目的,略有失望。依着皇帝的意思,是會給自己換一個環境。自己身為天子奶媽,住的環境稍微好一點,自無不可。可依着自己的心思,是想要伴駕天子身邊。

客氏可是讀過幾本書的,知道明朝成化年間,那位寵冠後宮的萬貴妃當初不過是照顧憲宗皇帝的一個宮女。但卻讓憲宗皇帝對其死心塌地,寵冠後宮。

而自己作為朱由校的奶媽,朱由校對其也是信任有加,並且也是陪同朱由校從幼年皇子時期一步步長大,積累了深厚的感情,在朱由校成功登基以後,在身邊一些小宮女,小太監們的巴結聲中,也難免滋生出了一些不該有的想法。

若是讓朱由校知道客氏此時的心裏想法,應該也是得一笑。殊不知,這具身體早已變換了靈魂。自己可沒有前身對其有濃濃的依賴之情。但倘若是其他感情,自己或許可能還能有點…畢竟朱由校也得承認,客印月長得確實還挺嫵媚的。

很快朱由校在王安與客氏的伺候下,用完了早膳。一旁的客氏也是識趣的告退。

王安盯着妖媚的客氏的背影,眉頭一皺沒有說話。

反倒是朱由校先對王安提起了話頭,他對於這位陪伴自己父親二十餘年的近侍可謂是抱有絕對的好感與信任。歷史上的崇禎帝上台之後,即賜予王安祠堂的匾額為 ”昭忠 ”。

”大伴,今日客媽媽進宮,對朕提起了居住之地有些不堪,央求朕給她換一個地方,你怎麼看? ”

王安沒想到朱由校率先開口,思慮了一會。說道: ”客氏身為皇上您的乳母,這點要求自無不可,一會內臣就安排下去。 ”

朱由校聽聞以後,剛欲點頭同意,但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客氏那張妖媚動人的臉。鬼使神差般的開口說道: ”給客氏安排一個離朕近一點的偏殿吧。 ”

王安一聽,頓時心裏一沉。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若是尋常人等,天子想要女人了,那自無不可。即便是女人身份有些特殊,也不是什麼大事。可那女人,他怎麼看都不像是安守本分之人。

於是咬了咬牙,勸誡道: ”若是平常人等,自無不可。可那客氏,內臣瞧着心機頗深,內臣實是怕日後恐有禍端。 ”

朱由校一聽並不意外,也沒有生氣,史書上就記載着王安為人正直,敢於進諫。

於是微微一笑對着王安說道: ”大伴多心了,朕明白你的意思。朕不過一時新鮮而已。 ”

皇帝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王安也沒有辦法。只是心底暗暗打算,若是日後客氏稍有不軌,定要再次勸說天子。

不過很顯然朱由校並沒有把客氏放在心上,很快的就轉移了話題。

”大伴,這幾日有些事忙忘了,竟忘了囑咐於你。東廠的廠督你也給朕兼任起來,若是忙不過來,找一個信得過的人看着。也給朕上下清洗一遍,朕會讓駱思恭從旁協助於你。 ”

王安沒想到身旁的天子竟會如此信重於自己,不僅仍讓自己任司禮監秉筆太監,還把東廠這個重要部門交給了自己,連忙磕頭謝恩。

而對朱由校本人而言,王安的忠誠是經過歷史驗證的。

吩咐完王安,朱由校正打算一起去外面走走,紫禁城實在是太大了,饒是已經穿越過來數日,自己還沒有把整個紫禁城溜過來。

不過還沒有走出殿門,便聽得駱思恭來報。

福王進京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