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8章 福王進京

福王,朱常洵。鄭貴妃與萬曆皇帝之子,是萬曆皇帝最寵愛的兒子。

為了將朱常洵立為太子,萬曆皇帝與大臣們鬥爭了15年。鬧出了歷史上的國本之爭。最終迫於群臣壓力,不得不在萬曆二十九年,封朱常洵為福王。

明史記載,萬曆二十九年, 封常洵福王,婚費至三十萬,營洛陽邸第至二十八萬,十倍常制。廷臣請王之藩者數十百奏。不報。至四十二年,始令就藩。

並且在就藩之後,萬曆皇帝還下令將四川,洛陽等地的鹽茶稅全部交予福王,並且賜予大量土地。足以可見,萬曆皇帝對這個兒子的疼愛。

對於朱常洵本人,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與皇帝的關係好像並不如大多數人猜測的那麼不堪。相反,歷史上的福王多次向天啟皇帝捐獻銀子,充當遼東軍費。李自成攻佔洛陽,福王遇害以後,崇禎帝甚至大哭,罷朝三日。

就在月前,萬曆皇帝殯天時,朱常洛自然沒有允許這個弟弟進京服喪。但是,誰能想到朱常洛即位不過月余,也步了自己父親的後塵,堪稱史上有名的短暫皇帝。

再接到朱由校進京的詔令後,朱常洵沒有絲毫猶豫,帶着自己的隨從,日夜星程,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了北京。

朱由校也是沒想到自己這位皇叔居然來的如此之快,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人到哪了? ”

朱由校看向身旁的駱思恭。

”福王此刻就在宮外候旨 ”

”宣進來吧。不,王安你親自去請朕的這位皇叔。 ”朱由校思考了一下,對身旁的王安說道。

讓司禮監秉筆太監去親自迎接,這無疑就是在對外界釋放一種政治信號。

奔波數日的福王此刻就等候待在宮門之外,看着這熟悉的大門,一時間不住地唏噓。

前幾日他正在王府內飲酒作樂,突聽到有侍從來報。說京城有旨意來,頓時一愣。

此時朱常洛的去世的消息還沒有傳到洛陽,朱常洵並不知道這個消息。待得聽完旨意以後,更是不敢相信。月前剛剛登基的朱常洛居然殯天了。

給自己傳達旨意的是剛剛即位登基的侄子朱由校。

自己這位剛剛即位的皇侄,命自己火速進京。

”王爺,這一趟兇險尚未可知,不如稱病暫行。 ”

在王府的書房內,朱常洵緊急的召集了自己的幾個心腹商議此事。

”是啊王爺,不如即刻派遣心腹火速進京,摸清京城局勢後,再行商議。 ”

”王爺,不如即刻修書一封。問詢貴妃娘娘。 ”

此人不提還好,一提到自己的母親,朱常洵不由得一怔。他敏銳的感覺到,恐怕自己的這位皇侄命自己火速進京,就與自己的母親有關。

他深知自己的母親是什麼性格的人,在聯想到自己的皇兄朱常洛即位不過月余便撒手人寰,恐怕這其中也有着母親的影子。朱常洵不敢再往深處去想。

”給本王備好車馬,火速進京。 ”朱常洵近乎顫抖着吼出這句話。眾人不理解福王的轉變,但也只得照辦。

而朱常洵又何嘗不知道此行的風險,自己身在河南,自就藩以來,雖有些須犬馬聲色,但從不染指政治。皇帝沒有任何理由與動機去處理自己,可自己的母親不一樣。他要進京去面聖,倘若真像他想的那樣,自己的母親在朱常洛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