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明》[揚明] - 第9章 拿捏福王

待得朱由校與朱常洵步入暖閣之後,王安揮揮手,讓殿內所有內侍宮女全部退下,只留自己一個人在身旁伺候。

朱常洵見狀知道,接下來皇帝要說的事情,怕不是小事。而且定然與自己有關。

果不其然,朱由校的第一句話就讓朱常洵心裏一沉。

”福王叔進京之前可曾與太妃通信 ”

朱常洵自然明白,朱由校口中的太妃是自己的母親鄭貴妃。

連忙正襟危坐道: ”臣自接到皇上旨意後,立刻星夜兼程趕赴京城面聖,未曾與母妃聯絡。 ”

朱由校看着眼前這個三十多歲,體態肥胖甚至有些臃腫的富態王爺打趣了一句: ”皇叔雖遠在河南,可這紫禁城中偏偏就有人想要皇叔不安穩啊。 ”

朱由校這話就有點誅心了。嚇得朱常洵立馬跪在地上請罪。

”臣自就藩以來,一直謹守本分。望皇上明察。 ”

這一次朱由校並沒有像剛在乾清宮外那樣立刻的喚起朱常洵,而是站了起身,嘆了口氣說道: ”福王叔自然是無辜的,可這紫禁城裡有人想要給福王叔找不自在,朕也是無奈啊。 ”

朱由校語氣輕鬆,可聽在朱常洵耳里卻猶如催命符一般,豆大的汗珠頓時順着額頭而下。

雖然內心已經近乎猜到了皇帝口中的讓自己不自在的人是誰,但是還是抱有一絲僥倖,抬頭看向了朱由校: ”請陛下告知此人是誰? ”

”福王叔,你是個聰明人,何必多此一問呢。 ”

”福王,你可知先帝因何殯天? ”朱由校不待朱常洵回答。突然又換了一個話題。

此話一出,暖閣內的溫度彷彿都似乎低了一點。

此時的福王已是大汗淋漓。

”臣,不知。 ”

”那好,朕來告訴你。 ”

朱由校圖窮匕首現。

”先帝登極,太妃進美女侍帝。未十日,先帝有疾,御藥房崔文升進通利葯。以至先帝日泄三四十次。 ”

”福王,你知道崔文升是誰嗎? ”朱由校這一次不再溫言細語,而是大聲呵斥道。

此時的福王已是渾身顫抖。崔文升他怎能不知。那是他母妃,鄭貴妃的貼身內侍。

朱常洵想要張口解釋兩句,卻發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鐵一般的事實擺在了明面上。一切都指向了自己的那位一直不甘心居於人下的母妃。

”福王叔,朝廷對你福藩賞賜不斷,你就是這麼來報答朝廷的嗎? ”

朱常洵跪在地上,後背早已被渾身的汗水浸透。這要他怎麼解釋?自己的母妃很有可能謀害了先帝,而自己這個兒子又恰好曾經與先帝競爭太子之位二十餘年。

朱常洵此時只想找到他的母妃問一問究竟是為什麼?先帝又不是沒有子嗣。她這麼做到底是圖什麼?

朱由校並不知道朱常洵此時的心理活動,他看着被嚇得渾身顫抖的福王說道: ”福王叔先去見過太妃再說吧。朕就在這乾清宮等你。 ”

許是沒想到朱由校能允許自己去見自己的母妃,他先是一愣。他以為自己很快就會被門外的錦衣衛衝進來帶走,然後就是被廢為庶人,然後被囚禁在鳳陽,終老一生。涉嫌弒君這麼大的罪名,即便是他親王的身份也護不住他。

待聽得朱由校允許他去見自己的母妃,他那肥胖的臉龐立馬湧現出一絲憤怒與迫不及待。他要親口去問一問自己的母妃,做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