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至尊》[一劍至尊] - 第二章 天火入我身

入夜。

或許是頭天下午薛無痕跟着王老二比劃那些有名無實的天雷掌太過辛苦,所以晚上他睡的格外安穩。

王老二教的天雷掌有架勢,有心訣。

只可惜由於村子裏的孩子們都沒有打通修鍊經脈,沒有氣息和內力的支撐,所以是真正的花拳繡腿。

不過,饒是如此,像薛無痕這樣一連耍個幾百次,還是要精疲力盡的!

他簡陋的房門前,兩位姑姑並肩站立。

「大姐,你覺得少爺說的那個夢,是不是時候到了?」

「聽他的描述,應該是的。」

「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咱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終於等到有機會揚眉吐氣、讓咱們逍遙宗重見天日了!」

「哎!可是看着無痕現在這麼無憂無慮的樣子,我真的有點不忍心呀!」

「姐姐,你何出此言?」

「小妹你想,如果真是一千年大限已到,他不僅要開始自己的修鍊之路,一步步修得正果,而且還要步步小心,事事謹慎,一點點揭穿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的虛偽嘴臉!

這該何等艱辛,何等兇險!

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被打入萬劫不復的無底深淵!

與其那樣,他現在這樣天天過的無憂無慮,豈不是也很好?

而且,世事多如海市蜃樓,不深入其中只能看到金絮其外,看不到敗絮其內!

修仙恐怕更是如此!

現在在無痕的心裏,只當修仙一途儘是花團錦簇,憧憬的無限美好。

可一旦深入其中就會發現,原來背後還有那麼多的血腥和骯髒!

一旦夢想破滅,我真不知道他還能不能堅持下去呀!」

聽了這話,小姑也半晌默認無語。

「大姐,我明白你的意思。

只是,如果無痕真的被老祖託夢,那他就是那天選之子,是老祖的肉胎轉世,就要肩負着無法逃避的使命和責任!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呀!」

大姑輕嘆一聲,無奈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剛才也只不過是徒發感慨而已。

從現在開始,咱們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說不定老祖的魂魄隨時都會出現的!」

。。。。。。

又是同樣的夢境!

薛無痕背負着那把自製小弓,一點點走入天子山腳下的叢林深處。

這片叢林綿延數十萬頃,峰巒疊嶂,遮天蔽日,曲徑通幽。

雖然純陽宗以後山是自己的靈獸森林為由將後山封鎖,不許外人擅入,並且加上了結界。

但是光是前山就已經足夠村民們日常狩獵了。

薛無痕說過,自從自己十二歲第一次踏入這片叢林開始,四年時間,他連後山的一成領地都沒有走完過。

此時他就走在一條自己從未踏足過的林間小路上。

密林深處濃霧瀰漫,絲絲縷縷漂浮在遠方的小路盡頭,好像是一張張巨大的蛛網。

薛無痕小心翼翼的邁步前行,似乎是一個要探尋寶藏的探險者。

突然,一股強勁的罡風吹入森林。

那一棵棵遮天蔽日的參天大樹,陡然間被這股罡風吹拂的東倒西歪!

原本密不透風、連陽光都照射不進來的密林里,剎那間響起狂暴的樹葉沙沙聲響!

「好熟悉的場景!難道是。。。。。。」

薛無痕心念剛剛轉動,遠處那如蛛網一般的乳白濃霧已經被瞬間吹散!

突然間,一條巨龍拔地而起,一下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巨龍的身軀長逾數十丈,龍頭碩大如一座小山,兩隻如磨盤般大小的龍眼裡透射出幽幽金光,渾身上下布滿海碗般大小的金色鱗片!

這不正是前幾晚夜夜入夢的那條金龍嗎?

薛無痕嚇的踉踉蹌蹌往後退了幾步,終於一屁股坐在地上!

金龍晃動了幾下龐大身軀,突然從高空往下撲擊而來!

可是,就在它的碩大頭顱即將碰到薛無痕的時候,突然收住衝擊勢頭,用鼻子在薛無痕的身上反反覆復

猜你喜歡